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宋刘根、马献州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七)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6-08-16

 十一、非法经营罪
(一)1998年12月至2003年5月,创(恒)业公司违反烟草专卖管理法规关于烟草专卖许可的规定,利用铁路行包快运为无证跨省贩卖香烟的客户(另案 处理)提供非法运输。为了掩盖真象,凡是运输香烟的在外包装上一律标明“百货”,并在广州上站装货、郑州下站卸货时有专人负责。为了逃避风险,对公司承运 的香烟一律由客户自行提货。经查证,创业公司2001年2月(2001年以前的票据已毁)至2002年12月通过非法运输香烟获取运费180余万元;恒业 公司自2003年1月至5月通过非法运输香烟获取运费40余万元。王鉴、李永才是公司负责的主管人员,孙冀、兰连森、韩志国、白新、白富超、曹仲琦、赵新 方是直接责任人员。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郝洪山供述证实:公司承包的广州—郑州行包专列从1998年9月8日开通就运输香烟,也知道香烟没有准运证是不能运输的。因为运香有风险,公司 把价格涨到35—40元/箱。凡是“百货”就表示香烟;并由客户自行提货。1999年初烟草局查处两次后,公司决定设专人负责香烟管理,并在站台上隔出一 间房,专门放香烟。1999年春节后,王鉴参与公司经营时,对香烟的运输已形成一套程序,他把这些规定继承下来了,并把运费固定为每箱45元。
2、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均供述了自行包专列开通后就运输香烟的事实。马献州另供宋留根和他都不插手公司经营,郝洪山、王鉴负责公司内部事务,李永才负责跟烟草、工商、铁路等部门打交道。
3、被告人王鉴供述证实:自己只是公司的一个投资人。公司对运输香烟制定了许多不成文的规定,象不理赔、不送货、设专人管理等,这些制度在其接管公司之前就定下了,自己沿袭了这些制度。
4、被告人李永才的供述证实:郝洪山要求香烟由客户自提,不理赔,并安排专人进行管理。2001年王鉴接管公司后,继承了这一制度,并将运价涨到每箱45 元。从2000年起,运输香烟的大票统一写“百货”。为保证运输香烟能正常进行,曾找过烟草部门的人疏通关系,此后没再被查过。
5、被告人白新供述证实:2001年4月,王鉴承包创业公司后,自己任副总经理。运输香烟的事一直没有停。2001年后,公司采用电脑办公,电脑打印出来的大票上凡是显示货物名称为“百货”的统统是香烟。郑州的电脑员叫李峥艳。
6、被告人孙冀供述证实:在其负责经营期间偷运过一些香烟。
7、被告人兰连森供述证实:在其工作期间非法经营过一些香烟。电脑大票上凡是“百货”的统统是香烟。
8、被告人韩志国供述证实:在其负责网点经营期间,公司一直在非法运输香烟。
9、被告人白富超供述证实:在其工作期间运输香烟很频繁,电脑大票上登记“百货”的统统是香烟。李峥艳负责郑州总公司的电脑输票。王鉴把香烟运价硬性规定为每件45元。烟到郑州后有专人负责
10、被告人赵新方供述证实:自己曾负责过对香烟的管理,几乎每天都运烟,烟由客户直接来领,烟草专管员都是晚上上班。郑州公司的电脑操作员是李峥艳。 2003年春节前后,受李永才委托给郑州火车西站的四个调度员、监装员送过一些钱。这四个调度员、监装员每月在公司都领有工资。
11、被告人曹仲琦供述了曾当过香烟专管员的事实,与赵新方供述一致。
12、被告人钱国平、高双喜、程丽军、常新革的证言均证实了公司非法运输香烟、设香烟专管员、客户自提香烟、香烟不理赔等事实 。
13、证人孙勇的证言证实:创业公司非法运输香烟曾被烟草局查处过两次,李永才也找过自己不让去他们公司查处香烟。
14、证人李峥艳的证言证实:2002年8月被招聘到恒业运输有限公司任电脑输票员,年终把所有清单汇总成一张大票。目前电脑上保存有2001年2月以来 所有的货单。2004年1月31日,在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协助1.13专案组工作人员从原郑州恒业运输有限公司的电脑里提取了2001年2月12日至 2002年2月6日、2002年3月4日至2003年1月16日、2003年2月10日至2003年3月10日所有“百货”的货运单据(汇总表)共计69 张。
15、证人郭宪荣、王瑞刚、王瑞强、于海霞的证言均证实:曾多次通过创(恒)业公司的铁路行包专列运输香烟的事实。
16、郑州市烟草专卖局的证明证实:郭宪荣、王瑞刚、王瑞强、于海霞等人没有办理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
17、郑州市公安局的立案决定书证实:郑州市公安局已以非法经营罪对王瑞刚、郭宪荣等8人立案侦查。
18、郑州市公安局1.13专案组的提取证明证实:在原郑州市恒业运输有限公司微机操作员李峥艳的协助下,从查扣的原郑州市恒业运输有限公司的电脑中提取 了以下有关书证:一、2001年2月至2002年2月,显示有“百货”的货运单据(汇总表)1张;二、2002年3月至2003年1月,显示有“百货”的 货运单据(汇总表)61张;三、2003年2月至2003年5月,显示有“百货”的货运单据(汇总表)7张,共计69张。经统计运费共计2321995 元,其中创业公司自2001年2月至2002年12月31日,通过非法经营香烟获取运费1824467元;恒业公司自2003年1月1日至2003年5 月,通过非法经营香烟获取运费497528元。
上述证据说明,创(恒)业公司非法运输香烟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王鉴、李永才及其辩护人分别提出的非法经营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被告人孙 冀、兰连森、韩志国、白新、白富超、曹仲琦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意见,以及被告单位诉讼代表人的辩称理由,均与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符。
(二)2002年4月至2003年1月期间,以被告人王鉴为董事长,被告人李永才为总经理的郑州(创)恒业运输有限公司,利用铁路行包快运业务大量非法运 输假冒伪劣香烟;被告人韩志国、兰连森、孙冀、白新作为该公司的副总经理,被告人白富超作为该公司沙太网点经理,参与非法运输假冒伪劣香烟的经营活动。该 公司从广州贩运至郑州的假冒伪劣香烟10189.8条,总货值565595.76元。其中为江追政、江木听、江追强运输香烟5931条,货值 278673.83元;为韩保平运输香烟2400条,货值182271.5元;为张爱国运输香烟1488.8条,货值69455.55元;为白朝阳运输香 烟370条,货值35194.88元。以上卷烟经烟草部门鉴定后确认为假冒伪劣香烟。共获取运费172445元,其中创业公司获取运费159025元;恒 业公司获取运费1342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江木听的证言证实:伙同其弟江追政、江追强利用广州至郑州的铁路行包专列贩卖香烟。贩卖的都是假烟。用的名字是“小江”、“江先生”、“江涛”。 2002年12月17日,把烟从煤炭仓库提出去齐礼闫租的仓库的路上被烟草部门查获,并把仓库里存放的70多件卷烟查扣。
2、证人韩保平的证言证实:2001年至2003年1月,伙同其妻宋静做香烟生意。从广州买烟后,利用创(恒)业公司广州至郑州的铁路行包快运运到郑州冉 屯路煤炭仓库后,再把烟取走。贩卖的有真烟也有假烟。2002年底拉烟途中被烟草局查扣,拉的烟是8箱真芒果烟;2003年1月15日在其租房处存放的中 华等假烟被查扣。
3、郑州市中原区、二七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证实:江木听、江追政、江追强、韩保平均因销售伪劣产品罪(未遂)被追究刑事责任。江木听、江追政、江追强被扣假冒香烟5931条,价值278673.83元;韩保平被扣假冒香烟2400条,价值182271.5元。
4、证人张爱国证言证实:2002年5月通过创业公司的铁路行包专列从广州贩运香烟到郑州零售。把烟从广州的烟贩手里买后,由烟贩交给恒业公司在广州的网点托运过来。当年12月21日,存放在卫生路33号附20号租房内的万宝路香烟被查扣。
5、郑州市烟草专卖局的扣押物品清单证实:张爱国被扣万宝路牌香烟1488.8条,价值69455.55元。经鉴定均系假冒香烟。
6、证人白朝阳的证言证实:2002年9月至2003年1月,通过创(恒)业公司广州至郑州的铁路行包专列贩卖假烟到郑州销售。烟是由广州的烟贩把烟交给创(恒)业公司设在广州的网点后运过来的。2003年1月20日中午,放在家里的“555”等香烟被查扣了。
7、郑州市烟草专卖局的扣押清单证实:白朝阳被扣各种香烟370条,价值35194.88元。经鉴定系假冒香烟。
8、从创(恒)业公司电脑中调出的经整理后的贩运假烟的货单打印件证实:江木听、江追政、江追强、韩保平、张爱国、白朝阳贩卖的香烟是由创(恒)业公司运输的,运费172445元,其中创业公司获取运费159025元;恒业公司获取运费13420元。
9、被告人郝洪山、王鉴、李永才、韩志国、兰连森、孙冀、白新、白富超均供述了创(恒)业公司在经营期间利用广州至郑州的铁路行包专列为客户运输香烟的事实。
上述证据说明,涉及该起犯罪的各被告人仅知道运输的是香烟,对香烟是假冒伪劣香烟并不明知,故起诉书指控的该起犯罪定性不准,应定为非法经营罪。但创 (恒)业公司由此获取的运费,应计入非法经营获取的运费之中。该起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构不成销售伪劣产品罪的辩护理由,与事实相符。
十二、窝藏罪、包庇罪
(一)被告人张明霞明知其丈夫马献州系犯罪的人,为帮助马逃避公安机关抓捕,于2003年2月9日用同学邱红军身份证办了一张交通银行的信用卡,并在该卡 上存入人民币2万余元。2003年3月9日晚张明霞携带此卡到深圳,后与马献州一起到银行把以张小潮身份证办的工行卡上的二十多万元现金取出,转存到张明 霞以邱红军身份证办的新交通银行信用卡上,致使马献州逃避抓捕数月之久。同年6月28日上午11时许张明霞、马献州在深圳福田区香蜜三村其租房处被郑州市 公安局抓获。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张小潮的证言证实:二三年前,马献州用他的身份证,在交行办了一张银行卡,卡上的钱是马献州、张明霞的。
2、证人邱红军的证言证实:张明霞用她的身份证办过一张银行卡。
3、郑州市公安局“1.13”专案组的情况说明证实:2004年1月19日至同年2月2日,专案组侦查员赵智育、张宁分四次从邱红军的交通银行卡上取出人民币161440元。
4、被告人张明霞供述证实:她知道因涉黑公安要抓马献州,2003年春节后,安照马献州的意思,以邱红军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存上2万多元现金,并买了一张手机卡,单独和马献州联系。
5、被告人马献州的供述与张明霞供述一致。
(二)被告人张仪明知其丈夫宋留根系犯罪的人,还于2003年春节期间,给宋留根10000元人民币助宋逃匿。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王文的证言证实:其姐张仪知道公安在抓宋留根。
2、被告人张仪供述证实:她知道公安上在抓宋留根,2003年从桂林旅游结束回广州的路上给宋留根了1万元钱,她的一部手机是专门与宋留根联系用的。

3、被告人宋留根的供述与张仪的供述一致。

(三)被告人刘郑兰明知其丈夫郝洪山系犯罪的人,于2003年3月9日晚携带2万元现金赶到深圳郝洪山处。到深圳后将所带的两万元钱和郝洪山的钱放在一起由她保管,为郝洪山买了衣物,照顾其日常生活,积极为郝洪山躲避公安机关抓捕提供帮助。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刘郑兰供述证实:她知道公安局要抓郝洪山。2003年春节去深圳时带了2万块钱,和洪山的钱放在了一起;给郝洪山买过六七件T恤衫、三条裤子,花有1000元左右。
2、被告人郝洪山的供述与刘郑兰供述基本一致。
(四)1998年前后,被告人张建华的丈夫刘文贤因和宋留根等人合伙在郑州纺织大世界开办商会欺压商户被公安机关抓捕,刘文贤逃往外地,为使刘文贤逃避打 击,2001年,张建华先后两次给刘文贤提供资金3万余元(其中一次是汇钱,时间大约是2001年10月,使用的是“王志明”帐号,汇款数额:1万多 元),2003年春节期间,又给刘3万元。
2003年5月27日,公安机关前往郑州市五厂四街44号楼40号刘文贤的住处依法搜查,当时张建华正在和刘文贤通电话,张没有马上开门,并在电话中明确 告诉刘文贤派出所的人来了,之后放下了电话。公安侦查人员告知张建华,刘文贤因涉嫌黑社会团伙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向张询问刘的去向及是否和家人联系 过,张建华故意作虚假证明,隐瞒刘的隐藏处所和保持联系的事实。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法制科副科长董红、后勤处副处长姚健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2003年5月27日,当二人询问张建华是否知道刘文贤的下落时,张建华故意作虚假证明隐瞒了事实真象。
2、提取的张建华手机(13014545222)清单证实:张建华曾多次与刘联系。
3、提取笔录证实:名为王明志的身份证、驾驶证(照片均为刘文贤),实为刘文贤本人。
4、被告人张建华供述证实:知道公安上在抓刘文贤仍经常与其保持联系并给其现金,2001年在广州给文贤2万元;2001年10月份给王明志的帐户汇1万多元;2003年过年时,在郑州火车站下车时,给文贤了3万元。
4、被告人刘文贤的供述与张建华供述一致。
(五)2001年12月至2003年4月,被告人许勇经任鹏等人介绍在刘文贤与人合伙开办的顺达托运部工作,在此期间,许勇明知刘文贤系犯罪的人,还把刘 文贤每月的收入寄给或交给刘文贤(刘文贤2003年春节前后一直在三门峡躲藏,刘打电话告诉了许勇,许勇即按照刘的要求将每月收入直接汇入刘在三门峡的卡 上),为刘文贤逃避打击提供帮助。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许勇供述证实:他在刘文贤的顺达托运部工作,每月工资1000元,知道刘文贤是黑社会的人,公安局一直在抓他,从2001年底到2003年3月份,大约给刘文贤汇有几十万元钱。
2、被告人刘文贤供述证实:许勇负责托运部的工作并经常给其汇钱的事实。
(六)被告人丁丽娟明知其丈夫吴晨光系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自1993年9月至2003年6月给吴提供10万余元资金助其逃匿。2003年7月,丁又在郑州市花园路为吴晨光租赁一套房子,供吴躲藏,逃避公安机关抓捕。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王静证言证实:她在省银行家属院的房子于2003年5月租给一个姓丁的女的,租了三个月。
2、被告人丁丽娟供述证实:1993年9月马献州打死杜三后,吴晨光、马献州就出去躲了。2003年5月份,按晨光的意思在省银行家属院租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从93年开始共给晨光了大约10万元左右现金。
3、被告人吴晨光供述与丁丽娟供述基本一致。
(七)2003年以来,被告人吕道毅明知马献州系公安机关正在抓捕的重要逃犯,先后两次给马献州的信用卡上存款共计9万元,并专门购置一部手机与马献州保持联系,为马提供郑州方面的信息,助其逃匿。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吕道毅供述证实:2003年初,马献州让从华英处要了2000元钱买了一部手机和一个手机号单独用于和马献州联系。并分两次从华英处取款,按马献州的要求将款存到“张小潮”的卡上,共存了9万元钱。
2、被告人马献州的供述与吕道毅的供述基本一致。
3、被告人华英供述证实:吕道毅是马献州的人。2003年初吕道毅分三次取走9.2万元钱。
4、提取笔录证实:从吕道毅身上提取了两部不同款式的手机。
5、银行出具的查询存(汇)款通知书回执证实:2003年4月4日“张小潮”活期存单上存入现金8万元。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