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宋刘根、马献州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六)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6-08-16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田敬国陈述证实:因为赌博宋留根输钱的事,在一天晚上11点多,宋留根带个人用桑塔纳车把自己拉到西流湖旁边,让其跪地上,开车的人从后箱拿出一支长枪对着自己,宋留根把其右手中指撇伤,开车的人用砖头朝其头上砸。
(2)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接诊登记表证实:案发时间是1997年2月18日,田敬国因头皮裂伤、左面部擦伤在该院就诊。
(3)被告人宋留根、张广明均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二人的供述与被害人田敬国陈述及医院的接诊登记一致。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宋留根伙同被告人张广明殴打田敬国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五)2、1997年5月份一天,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已判刑)在郑州市中州宾馆内的河南省脸谱娱乐有限公司“脸谱舞台”消费时,嫌要价过高,欲行报 复。1997年5月24日晚,宋留根、马献州纠集被告人刘慈恩、吴晨光、杜建国、王郑光(另案处理)、杜建华、王利伟、王珂、吴洪伟、赵庆文、吴红军、王 清喜(7人均已判刑)等人到“脸谱舞台”将吧台等处的物品、玻璃砸毁,造成经济损失14万余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宋庆元证言证实:1997年5月24日晚9时左右,见十来个人正在用酒瓶砸酒柜玻璃,最大的一块玻璃是四个人抬着迎宾小姐用的柜台砸的。
(2)证人赵勤、杜欣、艾静的证言分别证实:当晚二十余人在“脸谱舞台”四个包房消费后,对物品打砸的事实。
(3)被砸物品经郑州市价格事务所评估价值为144624元。
(4)有该案的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
(5)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证实:涉案的杜建华、王利伟、王珂、赵庆文、吴洪伟、吴红军、王清喜已于1998年10月8日被分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刑罚,宋留根因犯窝藏罪(窝藏杜建华伤人一案)被判刑;马献州于2001年7月12日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刑罚。
(6)被告人宋留根供述证实:马献州说,脸谱舞台不按5-5折结帐,让去和搅他们,就安排王郑光带人去了,第二天知道马献州、王郑光他们把脸谱给砸了。
(7)被告人马献州的供述除与宋留根的供述一致外,另供述参加的有王郑光、刘慈恩、吴晨光等人。
(8)被告人王郑光供述证实:按照宋留根的要求,让张宾找的人,这些人跟着马献州进去了,到晚上11点多,张宾打电话说他们把脸谱歌舞厅给砸了。
(9)被告人刘慈恩、吴晨光均供述受马献州指使伙同他人参与该起犯罪的事实。
上述证据说明,为报复“脸谱舞台”,被告人宋留根指使王郑光等人、被告人马献周纠集被告人刘慈恩、吴晨光等人任意毁损“脸谱舞台”物品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宋留根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与宋无关的理由缺乏依据。
(六)1、因郑州纺织大世界商户马青岭未在宋留根等人开的托运部发货。1997年12月3日下午4时许,被告人刘文贤伙同帖国强(在逃)等人到纺织大世界 马青岭的门店,对马殴打。当刘文贤等人离店,马青岭及其嫂邢守莲坐出租车准备报案时,在纺织大世界门口又被刘文贤同伙再次进行殴打,致马青岭轻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马青岭、邢守莲的陈述均证实:1997年12月3日下午4时左右,二人正在纺织大世界营业时,被刘文贤、帖国强等人打伤的事实,当马清岭去报案时,在大门口再次被伙人殴打。
(2)证人郭太平、程巧芳的证言均证实:见马青岭店门口站有几个人,店内还有人在打马青岭,后听说马青岭去医院时在大世界门口又被打了一顿。
(3)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马青岭的鼻部损伤已构成轻伤。
(4)被告人刘文贤供述,马青岭的哥哥马清波和“胖建”是一伙的,与其开办的托运部是死对头,所以找他们的麻烦。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刘文贤为了托运部的生意,伙同他人随意殴打马青岭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六)2、争夺郑州市鞋城货运市场,被告人刘文贤指使任鹏、毛海军、施万磊(在逃)、刘强(另案处理)于2000年5月16日下午在郑州航海北街菜市场内 将晋江达发货运站负责人陈仁杰(绰号光头)挟持到郑州市西环路附近一田地里,对其进行殴打,并威胁陈三日内将陈的货运站关门,经法医鉴定,陈仁杰的伤已构 成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陈仁杰陈述证实:2000年5月16日下午14点半左右,其在回家的路上被三个持刀的男人挟持到一辆车上,拉到西环路南伍寨,被人用铁棍殴打,并威胁其三天之内关闭货运站,否则就打死人。
(2)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陈仁杰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3)被告人刘文贤供述证实:为了和小夏、光头的托运部争生意,其安排任鹏、小建、小海、老黑四人开车把光头从路上绑架走,拉到西流湖一个地方打了一顿。

(4)被告人任鹏、毛海军均供述受刘文贤指使伙同施万磊、刘强用钢管乱夯陈仁杰的事实。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刘文贤为了托运部的生意指使被告人任鹏、毛海军、施万磊、刘强殴打陈仁杰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七)1999年夏天,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因怀疑被害人刘宝亮、刘保魁争夺郑州市二环道水果批发市场水果生意,遂预谋殴打二人。同年8月13日下午6时 许,宋留根、马献州指使被告人刘文贤、许遂乐,刘新安(在逃),杨华(在逃)等人持刀、棍等凶器赶工人路,对正在吃饭的刘宝亮、刘宝魁、王郑义、张宝生四 人进行殴打,致伤后离去。刘宝亮被打伤后,步行去郑州市中医院包扎伤口,又被宋留根、马献州、谢富红发现,宋、马认为打得太轻,即让谢富红跟踪刘宝亮,同 时又指使被告人刘文贤、张广明找人再度实施殴打。后谢富红与杨华等人赶往郑州市中医院持刀将刘保魁砍伤。当宋留根、马献州得知刘宝亮在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 疗伤时,又指使张广明带领“老七”(身份不明)、杨华等人持刀、枪闯入刘宝亮病房内,张广明持猎枪逼住刘宝亮、陈景堂等人,其手下持刀朝刘宝亮、陈景堂二 人身上乱砍后离去。经法医鉴定刘宝亮、陈景堂、刘保魁、王郑义四人均为轻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刘宝亮陈述证实:1999年8月份一天下午六七点时,在工人路一个粥屋同王郑义、张宝生、曲铁成、刘宝魁、李海林一块吃饭时,被人从背后朝头上 砸了一下,王郑义也被打了。其在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治疗时,被五六个持刀、枪的人砍了一二十刀,其姐夫陈景堂也被砍了二三刀。
2、被害人刘宝魁证言与刘宝亮证言一致外,另证实:在中医院门口,被人从背后用刀朝头上砍一下。
3、被害人陈景堂的陈述、证人张宝生的证言与刘宝亮陈述一致。均证实了刘宝亮、陈景堂在四院急诊室被人砍伤的事实。
4、被害人王郑义陈述与刘宝亮陈述一致,其证实在和刘宝亮、刘宝魁、张宝生等人在工人路吃饭时,被人打伤的事实。
5、证人李海林的证言证实:在工人路粥屋吃饭时,刘宝亮被刀砍伤,自己也挨了几棍;在中医院门口,刘宝魁被砍伤左手;晚上知道刘宝亮在四院输水时又被砍了一顿。
6、证人司坤玉的证言证实:在四院急诊室发生的事实与刘宝亮陈述一致。
7、证人曲铁成的证言证实:打刘宝亮之前,马献州给其打电话打听刘宝亮活动情况的事实。其他证言与刘宝亮、刘宝魁陈述基本一致。
8、有现场勘查笔录与照片。证实案发时间是1999年8月13日。
9、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刘宝魁左前臂损伤属轻伤;王郑义左手损伤属轻伤;刘宝亮损伤属轻伤;陈景堂损伤属轻伤。
10、被告人宋留根供述,因二环道果品市场生意的事,马献州与刘宝亮、刘宝魁兄弟俩有矛盾,马献州与其商量后,其就安排刘文贤打刘宝亮。马献州看见刘宝亮一人还能去治伤时,嫌打的轻,就又安排张广明再打刘宝亮,晚上八九点钟,张广明打过电话说事办妥了。
11、被告人马献州对上述犯罪事实的供述与宋留根供述基本一致。
12、被告人张广明供述,受宋留根的指使,自己带一把五连发猎枪,其余六七人带着刀,在四医院病房里乱刀砍了一个病人。
13、被告人刘文贤供述,1999年8月份一天下午,受宋留根指使带人打了刘宝亮。马献州或宋留根嫌打的轻,让其拉着张广明等人到四医院再打刘宝亮一顿,在四医院门口见到马献州、宋留根后,张广明掂着猎枪并领着六七个人在病房里又打刘宝亮了一顿。
14、被告人谢富红供述是宋留根、马献州让刘文贤领人干的,自己和吴晨光也参与了。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为争夺水果市场,分别指使被告人刘文贤、张广明、谢富红等人殴打刘宝亮、刘保魁、王郑义、陈景堂等人的犯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宋留根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证据不足的理由与客观事实不符。
(八)1、被告人孟彦军因同宋增喜(另案处理)、张华生意上有冲突,即通过郑贯臣(在逃)于1999年10月份一天介绍认识被告人王庆国、李晓东、杨洪涛 (在逃)及两个东北人(身份不明),并共同预谋殴打宋增喜、张华。当晚,王二彪(在逃)将宋增喜诱骗至郑州市伏牛路金海宾馆,王庆国带领两个东北人赶到金 海宾馆门口持刀将宋砍伤。同年10月9日晚,王庆国又指使杨洪涛带领两个东北人在郑州市汝河路20号院一刀削面馆内持刀将张华砍伤。经法医鉴定,宋增喜、 张华二人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伤。事隔不久,宋增喜得知其被砍伤系孟彦军雇佣他人所为,遂约孟到郑州市华山路与陇海路交叉口附近的“新园浴池”见面,孟即电 话告知王庆国。王庆国当即带领李晓东、杨洪涛及两个东北人等人闯入“新园浴池”,被宋增喜发现提前离开。次日,杨洪涛再次到“新园浴池”找宋未找到,即用 刀朝吧台上砍了几刀离去。同年11月份,宋增喜为报复孟彦军,持枪赶到郑州市中原区张湾村孟彦军家后边,朝孟家后窗打了几枪后离去。次日晚上七八点钟,王 庆国带着杨洪涛和二三个东北人持枪赶到宋增喜家,对着窗户开了几枪,并将宋增喜之邻居李文生的红色昌河车玻璃砸烂后离去。数日后,被告人王庆国再次带领李 晓东、杨洪涛及两个东北人到洛达庙村,欲对宋增喜进行殴打,宋发现后躲在家里不敢露面,他们将宋的红色昌河车玻璃砸烂,将车内的一支猎枪盗走后离去。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张华陈述证实:99年10月9日晚七点多,其在楼下一面馆吃饭时,被人从后面往头上砍了一刀,胳膊上砍了两刀。
(2)证人易翠莲、任丽平的证言均证实了张华在饭店里被人砍伤的事实,与张华陈述一致。
(3)有张华被砍伤的立案登记表。
(4)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张华左尺骨下段粉碎性骨折,其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
(5)被害人宋增喜陈述证实:1999年10月份一天晚上8点多,应王二彪之约赶到金海宾馆时,被两个男的用刀砍伤。后知道是孟彦军让人干的。没几天,张 华也挨打了。几天后约孟彦军谈此事,发现王庆国和小二在浴池门口等,便从浴池后门走了。后听浴池老板说,第二天这帮人找自己没找到,用刀把吧台砍了砍。买 枪后的一天晚上,自己朝孟彦军家打了几枪,二三天后,自己家也遭枪击,又过了二三天的一天中午,王庆国等人把自己的昌河车玻璃打碎,把车里的枪、钢管拿走 了。
(6)证人方俊杰的证言证实:王庆国、小二等人受雇于孟彦军,由王二彪约老五,并将老五打伤的事实。
(7)证人黄甲寅、张学民的证言均证实:孟彦军曾约办企业的几个人到中原路上一饭店吃饭,吃饭时威胁说以后不准用宋增喜的网布。
(8)证人郑福林证言证实:宋增喜在金海宾馆被打及被抢救的事实。
(9)证人郑秀苹的证言证实:1999年10月初一天晚上宋增喜在金海宾馆被人用刀砍伤,后自己的家遭到枪击。
(10)证人李文生的证言证实:1999年10月份一天晚上,宋增喜的家遭枪击,自己的昌河车玻璃被打烂。
(11)证人商梅花的证言证实:1999年10月一天晚上,有一伙人朝宋增喜家开枪的事实。
(12)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宋增喜头部损伤已构成轻伤。
(13)有被害人宋增喜家遭枪击的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
(14)被告人王庆国供述证实:1999年9月底,郑贯臣让其帮孟彦军打疙瘩五。次日晚,杨洪涛发现疙瘩五在金海宾馆后,自己就带了两个东北孩赶到砍疙瘩 五了几刀。孟彦军说张华跟疙瘩五关系好,杨洪涛就带着几个东北孩在饭店里砍他了两刀。当得知疙瘩五与孟彦军见面后,就带上“小二”及两个东北孩赶到新园澡 堂,没找到疙瘩五,第二天杨洪涛带人把收银台用刀砍了砍。孟彦军家被枪击后,自己又领杨洪涛及二三个东北孩,朝疙瘩五家开了几枪。后又拉着杨洪涛、小二以 及两个东北孩在疙瘩五家附近,把一辆昌河车玻璃砸烂,把帆布包里的一支单管猎枪和一捆钢管弄走。共收孟彦军了7.5万元,给杨洪涛2.5万,给小二了五六 千,其余的自己花了。
(15)被告人李晓东供述证实:打疙瘩五是孟彦军让自己和王庆国等人干的
(16)被告人孟彦军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所供与王庆国供述一致外,另供述,其通过郑贯臣出钱雇用王庆国、小二、杨洪涛等人将生意场上竞争对手宋增喜、张华砍伤,共出了14万元。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王庆国为帮助被告人孟彦军,指使被告人李晓东等人随意殴打张华、多次殴打宋增喜,并毁损宋增喜财物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李晓东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没去现场、没有打人的理由缺乏依据。
(八)2、被告人王庆国为霸占位于郑州市伊河路与前进路交叉口杨克明开办的电子游戏厅,指使金勋找人去砸这家电子游戏厅,2001年8月份的一天晚上9时许,金勋带领朱慈海(在逃)等人持刀闯入这家游戏厅,朱慈海等人砍伤杨克明后,和金勋一道逃离现场。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杨克明陈述证实:2001年8月20日左右晚上9点多,其在网吧内被人朝右后背被刺了一刀。
(2)证人杨克庆的证言证实:其哥杨克明在网吧内被人打伤。
(3)被告人王庆国供述证实:自己想在前进路与伊河路交叉口开游戏厅,就安排金勋找人到网吧找事。几天后,金勋说他带着朱慈海等人把网吧老板砍了几刀。
(4)被告人金勋供述证实:2001年七八月份,在王庆国的授意下,带朱慈海、班友等人砸了一家电子游戏室。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王庆国为抢游戏厅的生意,指使被告人金勋等人对杨克明殴打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八)3、2001年年底的一天下午,被告人王庆国纠集金勋、孙柯到中原区华山路浴池,以王士定欠债为由,将王士定拉到王庆国的车上并拉至华山路华淮小区门口,对王士定实施殴打后离去。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王士定陈述证实:王庆国等人以其欠帐为由,将其从华山浴池拉到华淮小区殴打的事实。
(2)证人朱彦领证言证实:王士定被王庆国等人拉到一辆红旗车上,回来时,见王左眼上流着血。
(3)被告人王庆国供述证实:2001年底,其在华山浴池洗澡后,伙同金勋、孙柯将王士定拉到华山路华淮小区,把王士定的左眼打流血的事实。
(4)被告人金勋、孙柯的供述与被告人王庆国的供述基本一致。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王庆国纠集被告人金勋、孙柯无故殴打王士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九)1999年12月24日晚,被告人谢富红在郑州市伏牛路金海宾馆歌舞厅跳舞时,与赵伟(绰号赵三)发生矛盾即向马献州求援,被告人马献州、宋留根遂 带领同在郑州市裕达国贸舞厅喝酒的刘文贤、李晓东、杨洪涛(在逃)等人赶往“金海宾馆”,与谢富红汇合后,得知赵伟等人已离开。宋、马又带人追至郑州市国 棉一厂赵伟住处,威逼赵伟的内弟高迎宾与赵联系,当得知赵伟在郑州桐柏南路亚龙湾水上歌城时,即赶往亚龙湾水上歌城。宋留根带领李晓东、杨洪涛等人直接到 亚龙湾水上歌城二楼,恰与宋增喜相遇,宋留根误将宋增喜当成赵伟,即动手殴打宋增喜,随后赶到的人见状也对宋增喜拳打脚踢。此时,与宋增喜同在亚龙湾水上 歌城玩的刘顺志、张全成(二人均在逃)即下楼到宋增喜的车上取出一支五连发猎枪,返回歌城二楼。宋留根等人见状分别躲入包房及廊柱后边,张全成持猎枪朝宋 留根等人藏身的廊柱上连开数枪,待猎枪弹尽后,宋等撵上张全成、刘顺志二人乱打一通, 110巡警赶到后众人四散逃去。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