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宋刘根、马献州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五)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6-08-16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宋增喜陈述证实:1999年12月24日晚,其在亚龙湾水上歌城玩时,被七八个人打倒在地。听刘顺志说,他和秃子林把枪里的子弹打完后,被对方的人撵上打了一顿。
2、证人杜郑生的证言证实:同其朋友在亚龙湾水上歌城玩时,听见走廊上有枪声,见一个穿白衬衣的人在二楼地上趴着,身上很多血。
3、证人闫洁的证言与杜郑生证言基本一致。
4、证人高迎宾证言证实:赵三在金海歌舞厅与人打架后,又到亚龙湾水上歌城,后见有人押着高迎宾到亚龙湾找其姐夫赵三及在亚龙湾看到打架的事实。
5、有该案的现场照片及从现场提取的猎枪。
6、被告人宋留根供述证实:1999年平安夜,同马献周等人在裕达国贸玩时,马献州说其手下的老四被赵三打了。自己就同马献州、刘文贤、杨洪涛、小二等人 赶到伏牛路一歌厅找到老四,后得知赵三在亚龙湾水上歌城。在亚龙湾二楼见一个人在吐酒,自己以为是赵三,就抬手打他一拳,跟来的人就打开了,把那人打倒在 地。正打时,马献州说有人端枪来了,大家都躲了起来,拿枪的人朝大家藏身的柱子打了几枪。他没子弹后,大家把拿枪的人及他的同伙追到一楼大厅打了一顿。
7、被告人马献州、刘文贤、李晓东均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三人的供述与宋留根供述基本一致。
8、被告人谢富红的供述与宋留根供述一致外,另供述:1999年平安夜,其与赵三打架吃亏后,电话告知了马献州。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为给被告人谢富红报仇,带领被告人刘文贤、李晓东等人在亚龙湾殴斗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李晓东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该起李晓东构不成犯罪的理由与事实不符。
(十)因郑州纺织大世界商户蔺明河没在宋留根等人的托运部发货,1997年3月份一天上午,被告人刘慈恩伙同杜建华、吴洪伟等人赶到蔺明河的摊位前,对其进行殴打。致蔺明河轻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蔺明河陈述证实:1997年3月份一天上午,同其老婆在摊位上卖布时,被杜建华带领的十几个人殴打,刘慈恩用剪刀将其脖子扎伤。
2、证人孙金娟证言证实:其夫蔺明河被打的事实,与蔺明河陈述一致。
3、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蔺明河的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
4、被告人刘慈恩供述,伙同被告人杜建华、杜建国、吴洪伟、吴红军、赵庆文等人殴打蔺明河,并用剪刀扎伤其脖子。
5、被告人吴洪伟、杜建华均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二人的供述与刘慈恩供述基本一致。
上述证据说明,为了托运部的利益,被告人刘慈恩伙同被告人杜建华、吴洪伟随意殴打蔺明河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十一)1、1995年10月份一天上午,被告人吴晨光在郑州中原区冉屯路8号院门口与梅玉桐等人发生矛盾,后让被告人钱国平纠集被告人刘慈恩等人持铁锨、台球杆对梅玉桐、赵国甫、王争鸣、王文平四人进行殴打后逃离现场。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赵国甫陈述证实:1995年10月份一天中午,自己同梅玉桐、王文平、王争鸣酒后回家的路上,梅玉桐与两个年轻人发生纠纷,来了七八个年轻人,拿着铁锨、台球杆对他们进行殴打。“二纳”当时没动手。
(2)被害人王争鸣、梅玉桐、王文平的陈述与赵国甫陈述基本一致。
(3)被告人钱国平供述证实:1995年底的一天中午,在其家属院门口因吴晨光被打一事,通知了刘慈恩,韩志军等六七个人,刘慈恩、韩志军等人用铁锹、台球杆朝梅玉桐、赵国甫等四人乱打。
(4)被告人吴晨光供述证实:他和曲宝成从钱国平家出来后,和一个人撕拽着打了一架,他把这事给二纳(钱国平)说了,让二纳打那几个人。
(5)被告人刘慈恩供述证实:钱国平打传呼后,他和韩志军赶过去用台球杆打了几个人,当时钱国平也在场。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钱国平纠集被告人刘慈恩等人随意殴打梅玉桐、赵国甫、王争鸣、王文平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十一)2、1995年11月15日下午2时许,被告人刘中山因卖盒饭与郑州纺织大世界保安发生争执,被告人刘中山、韩志军向被告人郝洪山求助,郝就带领 刘中山、韩志军、骈宝海(已死亡)等人到纺织大世界找到保安邢继红,持刀追打,邢继红被迫跳到楼下躲藏,保安处负责人艾杰等人上楼查看情况,也被他们用砖 头砸伤。经法医鉴定邢继红、艾杰的伤情为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邢继红陈述证实:1995年11月的一天,因不让在纺织大世界里边买饭,收了一个卖饭人的盒饭被几个人用刀扎伤后跳楼跑掉,在四医院治疗时见艾杰的头也被砸流血的事实。
(2)被害人艾杰陈述证实:他带几名保安查看为啥打架时,被人用砖头砸晕了。
(3)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邢继红、艾杰的损伤程度均为轻微伤;案发时间是1995年11月15日。
(4)被告人刘中山供述证实:因其盒饭被收的事,郝洪山带着韩志军、小宝(骈宝海)、黄鱼等六七个人到纺织大世界打了二名保安。小宝拿刀砍,自己和别人都用砖头砸。
(5)被告人郝洪山、韩志军均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二人的供述与刘中山供述一致。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刘中山纠集被告人韩志军、郝洪山、骈宝海等人随意殴打邢继红、艾杰的事实,证据充分。
(十一)3、1995年12月份,被告人刘中山的姐姐刘友爱因琐事与同村荆巧云发生争执。刘中山得知情况后,于一天晚上带着钱国平,黄鱼(已死亡)等人赶到二七区齐礼闫乡冯庄村荆巧云开的商店,对在店内的荆巧云的儿子张文亮进行殴打,并用树桩将商店的柜台砸毁。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张文亮陈述证实:1995年12月份一天晚上10点左右,其在商店里看店时,被突然进来四五个人用棍、砖头砸伤,他们还用树桩把柜台砸坏,损失1000多元。
(2)证人荆巧云证言证实:刘友爱家盖房时赊了500元东西,一直没有给钱。1995年12月份一天晚上10点左右,其子张文亮看商店时,被四五个人用砖砸伤,柜台被砸坏。
(3)证人朗社会证言证实:张文亮被打伤后给其治疗的事实。
(4)证人刘友爱证言证实:因要账与荆巧云发生矛盾,并将此事告诉刘中山。
(5)被告人刘中山供述证实:因刘友爱与商店老板娘的矛盾,其让钱国平、黄鱼等四人把商店砸了,店里的一个小孩吓跑了。
(6)被告人钱国平供述证实:为刘中山他姐的事,自己同黄鱼等四人在冯庄砸了一家商店。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刘中山为帮其姐刘友爱,带领被告人钱国平、黄鱼等人砸毁荆巧云商店、殴打荆的儿子张文亮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八、敲诈勒索罪
(一)1998年秋的一天晚上,被告人王庆国、吴晨光、谢富红、刘玉江伙同王勇民(在逃)驾车赶到郑州市大石桥附近的“英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被告人刘 玉江在车上等候,王庆国持猎枪伙同吴晨光、谢富红、王勇民将被害人胡英杰挟持到车内,王庆国以胡英杰庇护同其作对的王士定为由,向胡勒索钱财,被害人胡英 杰被迫答应日后付给被告人王庆国10万元后被放回。数日后,被害人胡英杰之弟胡现杰通过马献州将4万元现金交给被告人王庆国。王庆国分给吴晨光5千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胡英杰陈述证实:1998年秋一天晚上9点钟左右,王庆国持枪领三四个人把自己从办公室挟持到一辆轿车上,让领着找王士定要钱,怕他们把王士定弄死,就答应自己给他拿10万元钱,后其弟胡现杰给王庆国了4万元。
2、证人胡现杰的证言证实:当得知王庆国绑架胡英杰的原因后,通过马献州给王庆国了4万元,马献州把王士定写的欠条撕了。
3、证人朱荣红的证言证实:1998年天刚冷时,胡英杰给其打电话说被人绑架让准备10万元钱。
4、证人马献州证言证实:王庆国要胡英杰替王士定拿4万元钱,最后胡英杰的弟弟胡现杰经其手把4万元钱给了王庆国。
5、证人王士定的证言证实:他与王庆国没有任何债权债务。1998年,张洪志以他赌博使假为名,逼他打4万元的欠条,最后由王庆国担保,他给王庆国写了张4万元的欠条。
6、被告人王庆国供述证实:在他的担保下,王士定给他写了张4万元的欠条,他把王士定从荥阳领回郑州。后王士定不认帐,并知道李合新、胡英杰暗中支持王士 定。他便于一天下午七点多钟,带领吴晨光、谢富红、刘玉江、小勇(王勇民)到胡英杰的办公室,用猎枪把胡英杰挟持到车上,要胡带路找王士定,后胡英杰说他 给钱。几天后,经马献州手给了4万块钱,欠条给马献州了。
7、被告人吴晨光、刘玉江、谢富红的供述与王庆国供述一致。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王庆国、吴晨光、谢富红、刘玉江等人采取要挟、威胁手段敲诈胡英杰现金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吴晨光及其辩护人辩称不构成敲诈 勒索罪的意见与事实不符。被告人王庆国、刘玉江、谢富红及其辩护人分别辩称证据不足、定性错误等意见,与事实和法律规定相违悖。
(二)1999年春节后的一天,被告人刘玉江以被害人李铁曾报案让公安人员教训其为借口,在郑州市二环道水果市场内勒索李铁现金2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李铁陈述证实:因其报案遭刘玉江威胁,无奈给刘了 2万元钱。
2、证人郭子明的证言证实:1999年春节后,经李铁同意经其手给大眼了1万块钱。
3、证人顾林的证言证实:李铁共给大眼了两次钱,第二次的1万元钱是由他支取的。
4、证人于德水证言证实:1999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他在支队值班时,接到李铁的电话举报,称刘玉江(外号大眼)带着几个人试图敲诈,出警后因证据不足,只对刘玉江提出了警告。
5、被告人刘玉江供述证实:1999年春节前,他所在的“四季鲜”果品行开始控制西瓜市场,就找事让同行李铁赔钱,李铁报案后让他丢了脸,便于春节后以此事为借口,向李铁要了2万元钱。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刘玉江采取威胁手段勒索李铁现金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刘玉江及其辩护人辩称证据不足的理由与事实不符。
(三)2003年1月的一天,被告人王庆国在郑州市龙泉浴池以被害人赵义民曾带领公安人员对其抓捕为借口,向被害人赵义民勒索现金8万元。数日后被害人赵义民被迫交给被告人王庆国现金1.5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赵义民陈述证实:因帮王庆国卖本田车的事被抓后供出了王庆国,王庆国便敲诈他了1.5万元钱。
2、证人金勋的证言证实:因王庆国被抓的事,赵义民于2003年春节前在龙泉浴池给王庆国了1.5万元钱。
3、新密市公安局刑侦队证明证实:赵义民、王庆国分别于2002年9月、10月间因涉嫌盗窃被矿区公安分局监视居住。
4、被告人王庆国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供述与赵义民陈述、金勋的证言一致。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王庆国以威胁手段勒索赵义民现金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九、盗窃罪
1993年6月7日晚,被告人毛海军与李建新(已判刑)预谋后,赶到郑州市文化路河南农业大厦门前,盗走安亦瑞的手提包一个,内装手机一部及计算器等物,价值人民币1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安亦瑞的报案记录证实:1993年6月7日晚,在农学院车站处丢失大哥大包一个,内装手机、计算器、工作证等物。
2、证人李建新的证言证实:在文化路快到农业路口公共汽车站牌附近,他同毛海军一块偷过一对年青夫妇的一个大哥大、大哥大包及一串钥匙。
3、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证实:李建新因该起犯罪被判处刑罚。
4、价格估价鉴定书证实:被盗大哥大价值1万元。
5、被告人毛海军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供述与李建新供述一致。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毛海军伙同李建新盗窃安亦瑞手机等财物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十、偷税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
郑州市创业运输有限公司(简称创业公司)于1997年5月成立,1998年9月开始经营。该公司除巩义网点外一直未办理税务登记,违反国家税法的有关规 定,经营铁路行包运输业务至2002年12月。被告人王鉴、李永才为了逃避查处和掩盖公司与宋留根、马献洲、郝洪山黑社会性质有联系的事实,当年年底,指 使被告人陶杰、贾继红、蔡艳春将创业公司的会计资料予以销毁。现根据该公司电脑记载的小票、每日发货单、原始流水帐等进行司法会计鉴定:该公司自1998 年9月至2002年12月累计偷税4765107.56元。郝洪山、王鉴、李永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陶杰是直接责任人员。
郑州恒业运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7月,开始汽车运输业务,从业人员还是创业公司的员工。2003年1月开始铁路行包运输业务,输了税务登记,交纳了 部分税款。但该公司向税务部门报送财务报表时,只将开具发票的收入向税务部门申报,没有开具发票的收入另外建帐,不予申报。经司法会计鉴定:该公司累计偷 税590512.39元。王鉴、陶杰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易洪波是直接责任人员。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营业执照、合同、授权委托书及更名通知等证实:
郑州市创业货运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5月12日, 住所郑州市西站路26号,法定代表人李永才,注册资本人民币200万元,企业类型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汽车货物运输服务,营业期限至1999年5月5 日。1999年1月18日,该公司将经营范围变更为货物运输、铁路运输服务、汽车货物运输服务。1999年5月31日,该公司将营业期限延长至2002年 5月28日。2000年3月20日,该公司将企业名称变更为郑州市创业运输有限公司 , 住所变更为郑州市煤仓北街4号16—3。2002年11月25日,该企业因未参加2001年度企业年检被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
郑州市恒业运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7月4日 , 住所郑州市冉屯路1号 , 法定代表人陶杰,注册资本人民币100万元,企业类型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货物联运、货运代办、仓储服务、货物中转,营业期限至2005年6月20日。 2002年7月10日,该公司办理了税务登记证。该公司郑州分部实际下设巩义、洛阳、中牟等7个经营网点;广州分部实际下设沙太、大朗、同德、羊城、黄金 围、佛山6个经营网点。
1998年8月28日,创业公司与广州羊城铁路酒店企业有限公司(简称广铁集团)签订“广州至郑州行包快运专列运输合同”,合同期限为1998年9月8日 至2001年4月10日。1998年11月23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运输合同。2001年4月19日,双方签订广州至郑州X98/5次行包快运专列运 输价格合同书,有效期自2001年4月19日至2002年4月18日。2001年12月10日,王鉴以创业公司董事长的名义签发授权书给“广铁集团”,授 权韩志国代理本人签订2002年合同。2001年12月11日,创业公司与广铁集团又签订了一份运输价格合同书,有效期自2002年1月1日起至2002 年12月31日。2000年12月18日创业公司与郑州铁路局旅行服务公司(简称郑铁公司)签订“关于包租行包快运专用车辆的合同书”,有效期自2001 年1月1日起至2003年12月31日。
2002年12月16日,恒业公司与郑州铁路局郑州铁路分局签订“铁路货物(行包)快运专列代理运输租赁合同书”,有效期自2003年1月1日起至 2004年1月1日。2003年4月9日,恒业公司与广铁集团签订“广州至郑州X98/5次行包快运专列运输价格合同书”,有效期自2003年1月1日起 至2003年6月30日。2003年4月9日,恒业公司出具“更名通知”一份,称“原郑州市创业货运有限公司更名为郑州恒业运输有限公司,有关郑州市创业 货运有限公司一切运输合同事项全权由郑州恒业运输有限公司继续履行”,该更名通知上加盖有创业公司、恒业公司的印章。
2、被告人郝洪山供述证实:自己注册的创业公司到1998年9月才开始经营。实际股东是王鉴、宋留根、马献州和他自己。创业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证。为与 铁路行包抗衡及扩大经营的需要,又成立了恒业公司。创业公司的会计提出过申报税务登记,但那时就不想缴税,所以就没去申报。
3、被告人王鉴供述证实:创业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郑州各网点不交税,也没办税务登记证。恒业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汽车运输,其专门给财务人员陶杰、易洪波 强调恒业汽运的税必须按章交纳;恒业铁路运输还跟以前一样没有交税。1998年8月投资行包专列后,让陶杰开始为创业公司建帐,并让陶杰和易洪波负责管理 财务。1998年行包专列开通以来的所有会计资料及恒业公司的所有会计资料都保管在郑州市百花路汽车配件公司家属院的一套住房那儿。但创业公司的会计资料 在2002年底被陶杰、李永才烧了。
4、被告人李永才供述证实:1997年三四月份,郝洪山说办个公司让自己当法定代表人,创业公司批下来后,自己就成了创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任副总经 理,2001年改任总经理,职责是在董事长的领导下负责创业公司郑州方面的全面工作。创业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也一直没有交税。2002年公司改名为郑 州恒业有限公司,改名的目的一是办理税务登记证并领取发票;二是王鉴想不受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涉黑的牵连;三是王鉴害怕税务部门查出来后新帐老帐一块 算。在征得王鉴同意后,陶杰、易洪波作了两本帐:有发票的作为恒业公司的营业帐,是交税用的;其它收入按创业公司的老帐继续作帐,这一部分没有交税,是偷 税的那一部分。自己害怕承担没有交税的法律责任,于2002年12月向王鉴提出销毁会计凭证,王鉴同意了,后让陶杰、贾继红、蔡艳春把创业公司的会计凭 证、大票拉到公司汽车队院内垃圾坑内烧了。创业公司和恒业公司其实是一会事,股东都是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王鉴。郑州的电脑员是李峥艳。2001年以 后公司采用网上办公,大小票虽然烧了,但电脑里存的票据与原始票据是一致的。自己也经常与政府职能部门拉关系,通过拉关系,税务部门未再到公司查过帐,交 通部门没再查扣过公司的汽车。
5、被告人陶杰、易洪波、贾继红、蔡艳春均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四人的供述与李永才、王鉴的供述一致。蔡艳春另供参加烧帐的人除自己外,还有贾继红、陶杰、李永才及二个工人。
6、证人王芳的证言证实: 2002年底,陶杰、蔡艳春把与创业公司有关的会计资料都拉走后,听蔡艳春说他们把这些会计资料都烧了。郑州的电脑员是李峥艳,公司电脑里应该有2001后所有的大票。
7、郑州市中原区地税局的证明证实:“郑州市创业货运有限公司”和“郑州市创业运输有限公司”均未登记纳税。
8、巩义市地税局的证明证实:巩义市城区货运信息部(法定代表人崔卫华)办有税务登记证,该部交纳地税至2003年4月,月交税款225元。
9、郑州市地税局稽查局关于税务稽查报告中偷税情况的变更说明证实:创业公司累计偷税数额4885522.38元。恒业公司累计偷税数额616781.87元。
10、有河南经纬司法会计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书及补充鉴定书在卷证实。
上述证据说明,创(恒)业公司采取销毁会计凭证、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等手段偷税的事实及被告人王鉴、李永才指使被告人陶杰、贾继红、蔡艳春将创业公司的会 计凭证销毁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起诉书指控的偷税数额包括非法经营部分的税额不当,应将非法经营部分的税额从偷税数额中予以扣除。被告单位的诉讼代表 人辩称没有发现公司有犯罪事实的理由;被告人李永才、易洪波及其辩护人分别提出的李永才、易洪波构不成偷税罪的理由均与事实不符。被告人郝洪山及其辩护人 提出的指控郝洪山犯偷税罪与法无据的理由缺乏依据。被告人王鉴及其辩护人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创业公司未办理税务登记,使税务部门未发现该公司的偷税行 为,当公安部门办理个人犯罪案件时发现了该问题,并委托有关部门作出“司法鉴定”、“税务稽查报告”,其程序并无不当,且这些鉴定、报告的数据来源合法, 客观公正,故其辩称的程序违法、事实不清、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意见与事实不符。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