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宋刘根、马献州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四)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6-08-16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均供述:成立了以其三人为组织、领导者,以张广明、刘慈恩、毛海军、刘文贤、王庆国、吴晨光、谢富红等人为积极参加者的 黑社会性质组织。宋、马、郝有各自的手下,部分骨干成员又分别有各自的分支。内部有一定的纪律,如手下人听大哥的话,不准吸毒,犯事了不准当“鱼头”乱咬 人,枪支统一管理等;也有一定的分工,如宋留根、马献州负责托运部柯桥到郑州的货源,郝洪山负责郑州的卸货点,并让手下跟踪商户,将未在托运部发货的商户 名单告知宋留根、马献州,由二人安排人员对这些商户进行殴打和威胁。并殴打驱赶魏党忠、孟新河等生意上的竞争对手,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以该托运部获取 的经济利益开办了创业公司,试图洗脱其黑社会的名声,利用所开的托运部和创、恒业公司给部分成员发工资。该公司每年出资30万拉拢腐蚀政法干警和政府工作 人员,并通过大量的违法犯罪活动在郑州市控制了纺织品大世界、友爱路布匹批发市场等商品的运输和销售。并供述王鉴明知三人是郑州西郊黑社会大哥,有能力控 制商户与三人合伙做生意能够赚大钱而投资与三人合伙开办公司。在开办公司期间王鉴提供30万元过年费让三人拉关系,马献州出狱后为其“跑事”花费分担11 万元,在明知郑州市公安局打黑涉及三人的情况下,提前为三人各分红80万元,以助其外逃。三人让王鉴为出事的手下跑事拉关系。
2、被告人张广明、刘慈恩、吴晨光、刘文贤、王庆国、毛海军、谢富红均供述:宋、马、郝是大哥,大哥各自有各自的亲信,部分骨干成员手下也有一帮弟兄,成 员的行动必须听大哥的吩咐,被公安上抓住了只能就事论事,不准吸毒,枪支统一保管使用,团伙内部有的负责生意,有的当打手,组织中有许多成员也分档次。靠 殴打、威胁商户和竞争对手,垄断托运市场,获取巨大经济利益。三位大哥占用大部分,部分给弟兄们发工资,还有一部分用于组织成员吃、喝、玩,成员受伤时治 病及各种打点用。团伙比较庞大,人员比较多,分支也多,有的受三位大哥的委派,单独控制一些市场和部门。为了团伙的利益,干了不少违法犯罪的事。
3、被告人李晓东、穆忠、刘玉江、金勋、孙柯、徐均意、王珂、华英、吕道毅、张春毅、司坤玉、李贵林、任鹏等分别供述了各自参加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黑 社会性质组织及分属某一领导者或骨干成员,在大哥的授意或指挥下为托运部或组织利益实施殴打商户和竞争对手等违法犯罪活动,部分被告人还供述从托运部或公 司领取工资。组织中有一定的规矩,如不准吸毒,必须听大哥的话,被公安上抓住不能乱咬,枪支统一保管使用等。被告人李晓东还供述1997年,受刘玉江指 使,在二环道果品市场持刀枪通过火并等手段,控制香蕉和荔枝市场,2000年9月8日上午,他们手下小四和耗子与邓志宏请来的人使用猎枪和砍刀在二环道市 场发生火并,事发后小宝和现杰通过马献州说和,又一起合伙垄断龙眼生意。被告人刘玉江也供述了他们控制了二环道水果市场的经过。被告人华英还供述其负责郑 州西站卸货点工作,负责跟踪不到托运部发货的商户并登记名单,交给柯桥那边,再由他们派人殴打威胁商户,强迫商户到托运部发货。并供述给刘慈恩、张广明、 刘文贤、吕道毅等人发工资。被告人吕道毅还供述到华英处及创、恒业公司领取他本人及代领吴晨光等人的工资。

4、 被告人王鉴供述:他在1998年的时候,与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合伙开了个创业公司,很多人知道他们,后来听说他们把打死人的事都摆平了,成为西郊黑道 上有名的大哥,主要利用他们黑道大哥的地位,能站稳脚,挣钱快。每年30万元的过年费,是公司延续下来的,他们仨个说是要打点关系用。具体给谁发的工资他 不清楚,是吕道毅找李永才去领的。这是公司延续下来的,是宋、马、郝他仨定的,这些人都是宋、马、郝的手下。2001年年底,马献州从八科出来后,为马献 州跑事平摊11万元,是公司的钱。2000年左右张广明出事了,宋留根让其帮忙,就请二七区检察院的人吃了顿饭。2002年四五月份,其在裕达国贸碰见马 献州、宋留根,他们说二环道打黑牵涉到他们,公安局的要抓他们,这才知道他们不露头的原因了。他觉得创业公司总跟他仨有说不清的关系,在2002年下半 年,注册了恒业公司,怕公安局查公司。
5、被告人李永才供述:宋、马、郝原来都是在社会上混的,开托运部后通过打砸和吓唬商户,控制货源,赚了不少钱,势力也越来越大。到1997年他三个又成 立了创业公司,靠他们的名气,商户们就到创业公司发货。对那些不去的,就组织人员去威胁商户,迫使他们去公司发货。1997年李永才成了公司的法人代表。 就这样其加入到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的团伙中了。1997年下半年,为争夺柯桥托运市场,受马献州指使伙同他人去柯桥找胖建的人打架,没打起来。 2002年底,和王鉴商量后让陶杰、贾继红、蔡艳春把创业公司的会计资料销毁了,这是为避免与宋、马、郝有过多的联系。王鉴急于与他仨划清界限,以免他仨 出事牵连公司。这是做给别人看的,要不不会在公司更名后还给刘慈恩他们几个不在公司上班的宋留根、马献州的手下发工资。洪山在公司当家时,给刘慈恩、吴晨 光、杜建国、曲宝成他们四人发工资,每人每月2000元,有时,洪山不在,会计拿单子让其签字,其都是照单签字。2001年王鉴承包公司后,一切照旧,其 也没问过。30万元过年费是王鉴他们定的,公司专门有这笔支出,有几个股东用这笔钱去疏通关系,股东们都是黑社会的,过年也需要打点公检法的关系。
6、被告人曲宝成供述,王郑光、宋文革、沈建中的证言均证明了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大哥,他们各自有一大帮手下,有的是打手负责在外边打打杀杀,有的负责托运部和公司的生意。
7、被告人陶杰、易洪波、贾继红证明了创业公司为刘慈恩、吴晨光、杜建国等人发工资的情况。
8、、证人孟新河、陈火如、马清波、李雪峰、李成、陈学文、魏党忠、石建华等人均证明了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等人不让其开办托运部,受到宋留根、马献州团 伙的威胁和被殴打的事实及后来不得不退出托运市场的经过。证人马清岭、邢守莲、魏移民、王福来、马振宗、姜润豪、石小俊、崔遂银、赵延伟、张铁蛋均证实了 因没到宋、马、郝的托运部发货而被殴打的事实经过。证人李凯、刘玲秀、刘绍信、孙秋娥、李丽、王保庆、杨胜利、黄开安、辛红玉、柴亚楼、王双成、晋福新、 甄拴柱等人均证实了宋留根、马献州的托运部运费高,因不到他们的托运部发货而受到威胁、恐吓,不得已到他们托运部发货,并证实了宋留根、马献州等人将其他 托运部赶走,并垄断托运市场的事实。
9、证人张长存、罗秋萍均证实:1999年下半年开始,郑州托运市场上出现了一家“创业”公司,传言老板是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创业公司开始在鞋城大 肆拉客源、发名片、散布谣言,威胁商户去他们那里发货。这中间,“郑光”鞋业转到“创业”后拖欠了其一万元的托运费不付,而暂扣了“郑光”部分货物,马献 州带人来威胁他们,不得已满足了马献州等人的要求。证人许保萍、李子郑均证实了因害怕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他们找事而又从其他托运部转到创业公司发货的 事实。证人吕世永证实创业公司的黑道大哥们用起了他们的惯用伎俩,对不屈服的商户威胁、利诱,甚至组织大批黑社会成员去商户那闹事,乔海水终于顶不住了, 把货交给创业公司发了。乔海水一过去,其他商户也不敢再跟创业公司对抗了。证人乔海水、李爱琴、张玉凤证实乔氏服装公司门口被堵及来人要求到创业公司发货 的经过。证人方世彬、高海斌、于步同、陈维仁、路志勇、王勇、陈浩文、韩长顺、陈景宇等人证实受人威胁而到创业公司发货及听说乔海水因未到创业公司发货而 被堵门的事实。
10、郑州市公安局1.13专案组的情况说明证实:从郑州市恒业运输有限公司会计王芳的办公室提取了2002年10月至2003年5月的会计凭证62捆。从此会计凭证中提取出公司送礼白条及主要客户回扣白条38份;吕道毅、贾函等人领工资白条11张。
上述证据说明,以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结构比较紧密,人员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一定的纪律 约束,通过威胁殴打商户、火并异己,利用所开办的托运部和公司谋取巨额利润,为其成员发工资、购买枪支、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在托运市场称霸一方,逐渐 形成非法控制,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辨称没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理由缺乏依据。被告 人宋留根的辩护人出示的证据不能证明宋留根没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告人王鉴、谢富红、王柯的辩护人出示的证据亦不能证明王鉴、谢富红、王柯没有 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二、故意杀人罪、聚众斗殴罪
(一)1993年6月,被告人宋留根、陈华伙同王郑光(另案处理)、王新春(已死亡)为替杜建国报仇,预谋杀害冯双亭(绰号小丑)。宋留根指使陈华带领刘 玉龙(已执行死刑)、李军(身份不明)从江苏吴江返回郑州伺机杀害冯双亭。经陈华跟踪踩点,同年7月23日晚6时许,陈华、刘玉龙、李军携带自制口径手 枪、匕首枪及单刃短刀潜伏在郑州市西站路25号院1号楼1单元冯双亭住处楼下。当晚9时许,被害人冯双亭、王斌、苏丽洁三人从外返回,被告人陈华、刘玉 龙、李军尾随至冯双亭家门口,用匕首枪、单刃短刀向冯双亭、苏丽洁、王斌身上连捅数刀,致冯双亭死亡,王斌、苏丽洁重伤。被告人的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 人冯晓怡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宋留根供述:1993年因杜建国和蔺明河打架,自己与王新春、王郑光预谋报复蔺明河,王新春提出杀害冯双亭后,自己表示同意。并通过王军找来杀 手刘玉龙、李军,后让陈华带路到郑州认人踩点,后来听说刘玉龙等人杀死冯双亭。并供述了杀害冯双亭的原因,第一是因为修理明河不如将冯双亭(小丑)干掉。 第二杀了冯双亭,以后郑州布匹市场上就没有人争生意了。
2、被告人陈华供述:宋留根同意王新春提出杀害冯双亭的意见后,找到了刘玉龙和李军并让自己带领二人到郑州踩点、指认冯双亭。后自己伙同刘玉龙、李军携带枪支、匕首在冯双亭家门口杀死冯双亭,并致伤王斌和苏丽洁的经过。还供述了在作案中李军将其误伤的事实。
3、同案人王郑光供述:对事情的起因、预谋经过的供述,与宋留根、陈华供述一致,并证实宋留根同意把冯双亭杀掉的事实。同案人刘玉龙供述杀害冯双亭等人的 经过与陈华供述一致。证人王军证实大约1993年时,和宋留根通过一次电话,他讲他因为争生意和人家打架了,问其能不能和刘玉龙联系,他想让刘玉龙帮忙干 掉和他抢生意的人,后与刘玉龙打电话,说了这个事,刘玉龙同意就找宋留根了。
4、被害人苏丽洁的陈述:证实了1993年7月23日晚,她和冯双亭及另一人回冯双亭的住处时,跑上来三个孩朝她们开枪,后来这三人持匕首等凶器对她们行 凶的经过。被害人王斌的陈述与苏丽洁的陈述相一致,并证明1994年在郑州八科服刑时,和陈华关的是上下号,当时一看陈华的样子,想起来陈华也戳小丑了, 记得当时陈华和另外一个孩朝小丑身上乱戳。
5、证人朱国民证实:案发当晚听到一声枪响,过两分钟,见三个年青人从家属楼东围墙跳下来,顺铁路往东跑了,第二个孩手拿杂志捂着肚子,勉强跟着跑。证人 岳玉珍证实案发当晚听到其住的楼东头有一声象炮响,听到男的、女的喊救命,及看见救治被害人的经过。证人陈建、宋卫萍均证实了听说案发当天陈华所受的伤是 与小丑打架造成的。
6、证人蔺明河证实:1993年他用刀扎杜建国的事,因怕对方报复就把事情给冯双亭说了。过了一两天冯双亭带人到盛泽找宋留根算账,因没找到就回郑州了。
7、刑事技术鉴定书及尸检照片证明:冯双亭共有八处创口。结论:冯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刺破两肺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苏丽杰身上有六处创伤,王斌身上有十四处创伤,两人均构成重伤。并有现场勘验笔录、照片及同案人刘玉龙的刑事判决书及死刑执行情况报告所证实。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宋留根参与预谋杀害冯双亭,并寻找杀手,指使被告人陈华带领杀手杀害冯双亭,被告人陈华踩点指认被害人并伙同刘玉龙等人杀害冯双亭的 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宋留根及其辩护人辩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的理由;被告人陈华及其辩护人辩称定性不准等理由均与客观事实不符。
(二)1998年9月,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与龚正阳(在逃)合伙开办的浙江绍兴柯桥“郑州托运部”为争夺货源、垄断托运市场,与马清波(另案在 押)在柯桥开办的“全国铁路快慢件托运部”产生矛盾,郝洪山即纠集刘慈恩等数人到柯桥与马清波殴斗未果。同年10月份,宋留根出狱后,宋留根、马献州、郝 洪山又对此事进行预谋,指使刘慈恩、刘文贤带人前往柯桥殴打马清波。10月21日,被告人刘慈恩、刘文贤带领穆忠、任志栋、张拥军、谢富红、沈建中(另案 处理)、刘新安(在逃)、宋志勇(在逃)、高明(在逃)、王兵(在逃)等人持刀、枪赶至柯桥马清波托运部,刘慈恩、刘文贤各持一支五连发猎枪负责警戒,谢 富红、穆忠、任志栋、宋志勇等人分别持刀、自制的左轮手枪闯入马清波的托运部,乱刀将马清波砍伤。在撤离时,遭到马清波事先所纠集的李雪峰(另案在押)、 李成(在逃)、马成(在逃)等十多人的拦截,同时龚正阳纠集赶来接应的朱红兵、宋培洪、朱文杰、成江庆等十多人也赶到现场。三方人员持械混战中,刘慈恩误 将朱红兵当成马清波的手下,持五连发猎枪朝朱红兵后背开枪,致其当场中弹死亡,李雪峰持“五二”式手枪将路人胡发德击伤。经法医鉴定:朱红兵系遭枪击致后 颈椎延髓损伤而死亡,马清波、胡发德均构成轻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宋留根供述:1998年10月,其从看守所出来后,与郝洪山、马献州商量修理在柯桥开托运部抢他们生意的马清波,并让马献州准备车和枪,指使刘慈恩、刘文贤带人跟其去柯桥。后听刘文贤说刘慈恩错把龚正阳的人当成马清波的人打死了。
2、被告人马献州供述:为托运部的生意,与郝洪山商量让人去柯桥修理马清波。因被马清波发现而没打成。后1998年10月宋留根从八科出来后,宋留根、郝 洪山又和其商量打马清波,由刘慈恩和刘文贤带人跟宋留根去柯桥,自己准备了枪和车,后听宋留根说小恩把老龚的人当成马清波的人打死了。
3、被告人郝洪山供述:因马清波等人开托运部,抢了他们的生意,于1998年八九月由刘慈恩带人去柯桥打马清波没打成。宋留根从八科放出来后,与宋留根商量打马清波,后宋留根带人去柯桥打马清波,并证实二三天之后听宋留根说,小恩错把龚正阳的人当成马清波的人给打死了。
4、被告人刘慈恩供述: 1998年9月,其和刘文贤受马献州、郝洪山指使去柯桥打马清波没打成。1998年10月,宋留根、马献州又让其和刘文贤带各自的人去柯桥修理马清波,并 将去柯桥的事告诉了郝洪山。到柯桥发现马清波后,由谢富红带路,穆忠、任志栋各拿一支左轮手枪,冲进托运部。其和刘文贤各拿一把五连发猎枪和张拥军坐一辆 红桑塔纳车,车牌用毛巾盖住,这时马清波的人从马路对面冲过来二三十个人和他们的人打在一起,场面太乱,就拿着猎枪快步往东走,发现三个人掂三把大刀对其 冲过来,就举枪,他们掉头就跑,就照着其中一个人打了一枪,那人就趴下了。在郑州,其给穆忠、任志栋、宋志勇说:“要有啥事,你们就说是刘文贤开的枪,背 死他个赖孙”。
5、被告人刘文贤供述:1998年八九月,马献州让其和刘慈恩去柯桥打马清波,没有打成。到了10月,宋留根从八科出来后,对刘慈恩他俩说去柯桥打马清 波。在柯桥打架时,看到马清波的人围住桑塔纳前面自己的人坐的出租车,就下来,用枪管捣住一个围车人的屁股,出租车右侧有个人拿铁尺类东西打自己,没打 住,又隔住车子把铁尺扔过来,就用枪瞄他,那人就跑了。自己又往前走几步,和一个拿小枪的人正对峙时,刘慈恩从其背后拍一下说:“快走,我给人摞翻了。” 转身一看,身体右后侧四五米处地上趴着一个人。
6、被告人穆忠、谢富红及其同案人任志栋均供述了参与该起聚众斗殴的经过。穆忠并供述回郑州后,刘慈恩对他说柯桥打死人了,要是有事,你们就说是刘文贤开的枪。
7、被害人马清波陈述:因其开的托运部和龚正阳开的托运部有货源争夺的利害关系,龚正阳就让宋留根带刘文贤等十来个人来托运部捣乱,并证明对方有个姓谢的带的有枪,自己一方的人有一支手枪,一支左轮手枪。证人成江庆证实参加聚众斗殴的经过。
8、证人李雪峰证言证实:在斗殴时见李成正从车右后门用铁棍捣车里的人,当时就想把车里的人抓住,过去到车的左后门拉门,后腰被东西顶住,接着听到扳机 响,同时李成用铁棍砸用枪顶我的人,他躲开了,自己掏出身上带的“五二”军用手枪,向这个人开枪,没有打住,见他退了退子弹,又向自己击发,还是未打响, 自己又向他开一枪,没打住他,打住一个过路人,就赶紧走了。证人郑书林、周祖兴、章华、李伟、陈建军证实了朱红兵被人开枪打死的经过。被害人胡法德证实了 自己被人打伤的经过。
9、尸检鉴定报告及尸检照片证实:死者朱红兵系遭枪击致颈椎延髓损伤而死。刑事技术鉴定证实:胡法德右小腿被枪弹击伤,属轻伤。马清波全身多处刀伤,属轻伤。并为现场照片及浙江绍兴公安局回函所证实。
上述证据说明,为清除异己,当被告人宋留根从被告人郝洪山、马献州处得知马清波和其竞争托运市场时,决定安排人员到柯桥殴打马清波,由马献州安排人员、车 辆和枪支,郝洪山同意。在柯桥,被告人刘慈恩、刘文贤带领人员聚众斗殴时,刘慈恩持枪打死朱红兵,被告人穆忠、谢富红等人打伤马清波,李雪峰开枪击伤胡法 德。在作案现场只有两支猎枪,是刘慈恩和刘文贤所持有,李雪峰的证言和刘文贤的供述均证明了刘文贤的猎枪未击发,刘慈恩在公安阶段供述了开枪打死朱红兵的 经过,并与证人证言吻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该起犯罪系持械聚众斗殴,人员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及其辩护人辩称对杀 死朱红兵不负刑事责任,被告人刘慈恩及其辩护人辩称该起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和其他各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辩护理由均缺乏依据。被告人马献州的辩护人出示的证据 不能证明案件事实。
(三)2002 年3月,被告人刘文贤伙同宋建军(在逃)为进入郑州市二环道郑铁果品市场,预谋铲除在该市场经商的朱国胜。2002年3月30日晚11时 许,在宋建军的指使下,被告人毛海军、岳峰伙同刘强、施万磊、小玉(身份不明)携带凶器驾车赶到郑州市郑铁果品市场,被告人岳峰驾车接应,被告人毛海军伙 同刘强、施万磊、小玉潜伏在被害人朱国胜开办的“金隆果品行”附近,当被害人朱国胜准备驾车时,四人上前持刀对被害人朱国胜乱刺,致被害人朱国胜死亡。被 告人的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朱高云、卢爱英、陈东民、朱玥彤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毛海军供述,2002年3月初其受刘文贤、宋建军的指派收拾朱国胜,伙同刘文贤、刘强、施万磊等人跟踪朱国胜作案未遂。同年3月底由岳峰开车接应,其伙同刘强、施万磊、小玉持刀将朱国胜杀害。
2、被告人刘文贤供述,2002年3月份,宋建军和其商量并答应收拾朱国胜。当天即伙同毛海军等人跟踪朱国胜作案未遂后,安排刘强、毛海军等人听从宋建军的指挥。
3、被告人岳峰、证人刘强与毛海军供述的作案经过一致。并供述是宋建军安排收拾朱国胜,经刘文贤同意后伙同毛海军等人作案。
4、证人韩朝阳证实其伙同刘文贤、刘强、毛海军、施万磊等人跟踪朱国胜作案未遂。被告人宋留根证明听其二哥宋建军说:“我和文贤让小建他们把朱国胜弄死 了”。证人骆健证实宋建军与其协商准备进入水果市场,并证实朱国胜被杀死前二三天,宋建军在其面前说:“别看老朱的生意现在怪性,没几天好日子过。”证人 郑西吴、徐中俊、吴举、张春林、闫福顺、张军雀、王大富、霍学勤、李国岑、王焕飞均证实被害人朱国胜被杀害的经过。
5、尸检报告证明,死者朱国胜死亡原因为失血性休克。并有尸检照片和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状况,同被告人供述及证人证言均能相互印证。
上述证据说明,宋建军与被告人刘文贤、刘强预谋杀害朱国胜,并安排刘强负责具体实施,后由被告人岳峰开车接应,被告人毛海军、刘强、施万磊、小玉等四人持 刀将朱国胜杀死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刘文贤及其辩护人辩称没有参与预谋,不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毛海军及其辩护人辩称起次要作用,系从犯的理由 经查不实。被告人岳峰及其辩护人辩称系从犯的理由与客观事实相符。
三、故意伤害罪
(一)1993年9月3日晚9时许,被告人马献州、曲宝成、吴晨光在郑州市群众艺术宫门前地摊吃饭时,与酒后路过此处的杜文生(绰号杜三)、李平发生争执 并厮打。马献州从附近烟摊上拿起一根钢管朝杜头部猛击一下致杜倒地后又朝杜的头部、背部、胸部连击数下。之后,被告人曲宝成从地上拾起铁管朝杜身上连击数 下后逃离现场。被害人杜文生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被告人的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承祖、王顺娣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马献州、曲宝成对共同伤害杜文生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均供述1993年9月3日晚上,因李平和杜文生酒后辱骂马献州,马献州先持钢管将杜文生打倒后,又多次殴打被害人,曲宝成也持钢管殴打了杜文生。
2、被告人吴晨光、张明霞、丁丽娟均证实了案发原因及被告人马献州、曲宝成的作案经过。证人岳国梁、袁富强、陈焕东、赵艳洁均证实了目击被告人作案的经过。
3、刑事技术鉴定书证明,杜文生系被他人用钝器打击头部后引起重度颅脑损伤而死亡。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马献州、曲宝成共同伤害杜文生的事实经过,被告人马献州起主要作用,被告人曲宝成起次要作用,被害人杜文生酒后辱骂被告人,在案发原 因上有一定过错,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曲宝成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被告人曲宝成犯故意伤害罪的证据不足的理由经查不实。被告人马献州及其辩护人辩称的 被害人有过错的理由与事实相符。
(二)1994年4月28日晚10时许,被告人王庆国之妹王冬梅(批捕在逃)与丈夫皮国胜在郑州市中原区前进路50号院门口因琐事与被害人刘建潮、刘建中 发生争吵。王冬梅即叫王庆国赶至现场,王庆国指使闻讯赶到的被告人王明军、金勋、赵志强及王冬梅对刘建潮实施殴打,金勋、赵志强、王冬梅围住刘建潮乱打, 王明军持匕首朝刘建潮腹部连捅两刀,致刘建潮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被告人的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郑花、刘润青、徐秀兰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王明军供述了受王庆国指使持刀伤害刘建潮并致其死亡的经过。被告人王庆国供述了指使王明军等人殴打刘建潮,被告人金勋、赵志强均供述了受王庆国指使参与殴打刘建潮的经过。
2、证人刘建中、徐秀兰均证实了王庆国指使王明军等人殴打刘建潮,向王庆国求情和抢救刘建潮的经过。刘建忠证明了其兄刘建潮的刀伤系王明军所致。证人皮国 胜证实了案发原因, 及听说王明军把人扎伤的事实。证人来同昌、姚建新、王银太、刘敏均证明了案发经过。证人来同昌、刘敏均、王大玲证明听说王明军持刀致死刘建潮。证人王银太 还证明了王庆国在现场指使他人伤害刘建潮。
3、刑事技术鉴定书证明,刘建潮系他人用单刃刺器刺破下腔静脉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并为现场勘查笔录、尸检照片和现场照片所证实。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王庆国指使被告人王明军、金勋、赵志强等人伤害刘建潮,被告人王明军持匕首致死刘建潮,被告人金勋、赵志强参与殴打刘建潮的事实清 楚,证据充分。被告人王庆国及其辩护人辩称没有证据证明指使他人伤害,被告人王明军及其辩护人辩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人赵志强及其辩护人辩称没有殴 打被害人,被告人金勋及其辩护人辩称刘建潮之死与金勋的行为没有必然的联系的辩护理由均与事实不符。被告人王庆国、王明军的辩护人出示的笔录不能否定王庆 国的指使行为和王明军的伤害行为。
(三)1996年4月3日下午17时许,被告人张广明、陈富建、赵志强(绰号黄鱼)三人在郑州市嵩山路曲艺厅跳舞时,赵志强与同在该舞厅跳舞的惠桂花发生争执,被害人冷文上前劝解,张广明趁冷文不备之机持匕首朝其左背部猛刺一刀,致冷文左肺动脉破裂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张广明供述了1996年三四月份一天下午,和陈富建、赵志强(黄鱼)一块在嵩山路对面的曲艺厅二楼跳舞时,黄鱼和被害人发生矛盾,自己持刀对着那人后背扎了一刀的事实。
2、被告人陈富建证实了案发经过与张广明供述一致,并证实张广明告诉自己他把人弄翻了。证人冷和证实看见冷文倒下时,一个高个的人正在收起他的折叠刀。证 人邱春兰、惠桂花证实案发原因及冷文被扎伤的情况。证人段宏证实案发当天,在现场附近其拉过三个人,记得他们说过和别人打架的事。证人王郑光、徐均意均证 实听说过张广明、黄鱼、陈富建在曲艺厅跳舞时与人发生矛盾,张广明持刀捅死人的事。证人蒋建国证实其见到黄鱼和一个高个人在现场。
3、刑事技术鉴定书证明,冷文系被刺器从左背部刺入致左肺动脉破裂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并为现场勘查笔录和现场照片及段宏、冷和对赵志强的辨认笔录所证实。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张广明持刀致死冷文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张广明及其辩护人辩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理由缺乏依据。
(四)1996年五六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张广明认为刘宏杰对其妻有不良企图,即怀恨在心决定收拾刘宏杰。同年9月24日中午,在一酒宴上,张广明以刘宏杰不喝其敬酒为由,将刘宏杰叫出饭店至旁边一建筑工地内,持砖头猛击刘宏杰头部,致刘宏杰昏倒在地,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张广明供述了1996年五六月怀疑刘宏杰调戏其老婆,准备修理刘宏杰。刘慈恩给女儿做满月酒那天借故将刘宏杰约出,持砖猛砸刘宏杰头部将他打倒,又用脚往他腿上踢十来脚,及后来将此事告诉郝洪山的经过。
2、证人郝洪山证实,事前张广明准备殴打刘宏杰,张广明殴打刘宏杰后,将此事告诉自己,自己试图与刘宏杰之父私了此事。证人孙敏、刘中山证实刘宏杰参加刘 慈恩的宴席中间出去,后来刘宏杰死亡的事实。刘中山并证实刘宏杰是和张广明一起出去的。证人杜建华、韩志军、徐均意、刘慈恩证实听说张广明打刘宏杰的事 实。宋留根、陈富建证实听张广明说用砖打刘宏杰的情节。
3、证人刘玉亭证实,刘宏杰死后,郝洪山去其家商量私了此事。且听说是一个叫张广明的用砖把刘宏杰打死了。证人徐艳华证实听张广明说用砖殴打刘宏杰的事实。彭国红证实听骈宝海说张广明用砖殴打刘宏杰的事实。
4、刑事技术鉴定证明,刘宏杰系被他人用钝器打击头部,致颅脑损伤而死。并为尸检照片、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所证实。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张广明有伤害刘宏杰的故意,并有伤害致死刘宏杰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张广明及其辩护人辩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理由与客观事实不符。
(五)1996年3月22日上午11时许,被告人刘慈恩在郑州纺织大世界因与卖盒饭的个体商户王秀英发生争执,刘慈恩即对王进行殴打,致王轻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刘慈恩供述了大约1996年3月份左右,不让王秀英在大世界卖饭而殴打王秀英的事实。
2、被害人王秀英、牛子义证实,因在纺织大世界卖盒饭,被刘慈恩殴打的事实。证人沙义龙证实刘慈恩殴打王秀英的经过。
3、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伤者王秀英鼻部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并为报警接警登记表所证实。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刘慈恩殴打王秀英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刘慈恩对该起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辩护人辩称该起犯罪已过追溯时效没有法律依据。
(六)1996年8月9日晚,被告人刘慈恩、张拥军及韩志军、杜建华(均已判)受他人雇佣,在郑州市政四街与经一路交叉口将被害人陈锦州挟持并对其实施殴打,后将陈锦州扔至丰产路一偏僻处离去。经鉴定,被害人陈锦州的伤情为重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张拥军、刘慈恩供述伙同韩志军、杜建华殴打陈锦州的经过。证人韩志军、曹新海证实预谋及殴打陈锦州的经过与张拥军、刘慈恩供述相互印证。
2、被害人陈锦州陈述被殴打的时间、地点及经过与被告人供述一致。
3、刑事技术鉴定书证明:陈锦州的伤情构成重伤。并有伤情照片及金水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对本案指控的犯罪事实予以认定。
上述证据说明,被告人刘慈恩、张拥军殴打陈锦州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对犯罪事实均供认不讳。被告人刘慈恩及其辩护人辩称不是主谋的理由经查不实。
(七)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因怀疑被害人李合新与其作对。1999年5月14日,二人预谋殴打李合新,即让被告人郝洪山电话约李合新到郑州市煤炭仓库,并 召集被告人王庆国、张广明、刘文贤及杜建国(在逃)等人在郑州市煤炭仓库门口,对被害人李合新殴打后又将李拉至荥阳市洪志宾馆一房间内继续殴打。后将被害 人李合新扔至解放军153医院门口。经郑州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鉴定:李合新之损伤程度构成重伤。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