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宋刘根、马献州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三)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6-08-16

十二、窝藏罪、包庇罪
1、被告人张明霞明知其丈夫马献州系犯罪的人,还为其提供现金,帮助马逃避抓捕。
2、被告人张仪明知其丈夫宋留根系犯罪的人,还为其提供现金助其逃匿。
3、被告人刘郑兰明知其丈夫郝洪山系犯罪的人,还为其提供钱物,为郝躲避抓捕提供帮助。
4、被告人刘文贤为躲避公安机关的抓捕逃往外地后,2001年至2003年,被告人张建华多次为其提供现金,助其逃避打击。
2003年5月27日,被告人张建华向公安侦查人员作虚假证明,隐瞒刘的隐藏处所和保持联系的事实。
5、2001年12月至2003年4月,被告人许勇在刘文贤的托运部工作期间,明知刘系犯罪的人,还把刘的收入寄给或交给刘。
6、被告人丁丽娟明知其丈夫吴晨光系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还为其提供现金和躲藏场所。
7、被告人吕道毅明知马献州系公安机关正在抓捕的重要逃犯,还为其存款、提供信息,助其逃匿。
为证明上述犯罪事实,许昌市人民检察院当庭出示了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法医鉴定、现场勘查笔录、照片、枪支鉴定报告、提取笔录、辨认笔录、 刑事技术鉴定书、刑事判决书、郑州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稽查报告、河南经纬司法会计司法鉴定所的司法鉴定书、提取说明、情况说明、“百货汇总表”、行政处罚 决定书、卷烟鉴别检验报告等证据。
许昌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单位郑州恒业运输有限公司的行为已构成偷税罪、非法经营罪;被告人宋留根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 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马献州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 故意伤害罪、绑架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郝洪山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 经营罪、偷税罪;被告人张广明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刘慈恩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 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王庆国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绑架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枪 支罪;被告人毛海军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盗窃罪;被告人刘文贤的行为已构成参加 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陈华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王明 军、赵志强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金勋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绑架罪;被告人岳峰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曲宝 成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吴晨光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孙 柯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被告人谢富红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 李晓东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张拥军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刘玉江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 罪;被告人徐均意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穆忠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被告人任鹏的行为已构成参加 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王鉴、李永才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偷税罪、非法经营罪、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告人吕道毅的行为已构成参 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窝藏罪;被告人张春毅、司坤玉、李贵林、王珂、华英的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杜建华、吴洪伟、钱国平、陈富建、韩志 军、刘中山、李星的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孟彦军的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私藏枪支罪;被告人张永和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枪支罪;被告人谢国旺、崔 成杰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张明霞、张仪、刘郑兰、许勇、丁丽娟的行为已构成窝藏罪;被告人张建华的行为已构成窝藏罪、包庇罪;被告人刘森旺 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陶杰、易洪波的行为已构成偷税罪;被告人贾继红、蔡艳春的行为已构成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被告人韩志国、兰连森、孙 冀、白新、白富超的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告人曹仲琦、赵新方的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被告人孙勤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刘柱 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
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系该组织的组织、领导者,应当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全部罪行处罚;被告人张广明、刘慈恩、毛海军、 刘文贤、王庆国、吴晨光、谢富红、李晓东、王鉴等人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穆忠、任鹏、刘玉江、金勋、徐均意、孙柯、李贵林、司坤玉、张春毅、王柯、华英、 吕道毅、李永才等人为其他参加者。
被告人岳峰、陈富建、韩志军、杜建华在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还有他罪没有判决,应数罪并罚;被告人孙柯、岳峰、曲宝成、任鹏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 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宋留根、刘慈恩、金勋、兰连森、张拥军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又犯新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陶杰、易洪波、崔成杰案发后能够自动 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穆忠、李永才分别在服刑、羁押期间揭发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处罚。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晓怡及其诉讼代理人诉称:被告人宋留根指使陈华带人杀害冯双亭,给原告人造成了巨大的物质和精神损失;为此,要求二被告人赔偿经济损失27万元,并当庭出示了有关民事赔偿的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承租、王顺娣诉称:被告人马献州、曲宝成、吴晨光用铁棍将其儿打死,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难以估算;为此,要求三被告人赔偿其经济损失共计23万余元,并当庭出示了有关民事赔偿的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郑花、刘润青、徐秀兰及其诉讼代理人诉称:被告人王庆国、王明军、赵志强、金勋持刀将刘建潮捅死,给原告人的家庭造成了极大伤害;为此,要求四被告人赔偿经济及精神损失20万元,并当庭出示了有关民事赔偿的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朱高云、卢爱英、陈东民、朱玥彤及其诉讼代理人诉称:被告人毛海军、岳峰伙同他人将朱国胜杀死,给原告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为此,要求二被告人赔偿经济损失7万余元,并当庭出示了有关民事赔偿的证据。
被告单位郑州恒业运输有限公司的诉讼代表人辩称:没有发现公司有违法犯罪事实,单位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宋留根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宋留根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杀害冯双亭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柯桥杀害朱红兵与宋无关;伤害李合新 是受挑拨所致,且事实不清;伤害赵伟案的鉴定结论缺乏客观性,因而难以定案;伤害李连忠案,没有证据证明是宋安排的,不能定罪;抢劫王新庆的定性错误,属 非法追债,不是抢劫;非法拘禁周警案中,宋系从犯,可从轻减轻处罚;寻衅滋事中殴打魏党忠,证据不足,砸“脸谱舞台”与宋无关,殴打刘宝亮、刘保魁、陈景 堂、王郑义缺乏动机,且证据不足等。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以下证据:1、检查表三张;证人亲笔证明材料两份,以证明侦查机关违法办案。2、绍兴县人民政府文 件绍县政(1998)118号《关于成都、郑州两联托运线点放开经营权的公告》、《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五份、《联(托)运线路核准证》五份、“情况说 明”等,以证明柯桥托运部是通过相应程序,缴纳相应费用获得的合法经营权;宋留根不是股东;和郑州创业公司是合同关系。3、刘玉龙杀人案的判决书、裁定 书、口供、庭审笔录等,以证明宋留根没有指使他人杀人。
被告人马献州及其辩护人辩称:马献州的行为不符合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构成要件,在法律适用上,应坚持刑法规定的罪刑法定和从旧兼从轻原则;柯桥 杀害朱红兵,是共同犯罪发展过程中实行犯实行行为过限所致,马献州不应承担杀人罪的刑事责任;伤害致死杜文生,系被害人先骂人、打人引起,被害人有重大过 错,量刑时应考虑从轻等。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绍兴县公安局刑事犯罪侦查大队的“情况说明”,以证明朱红兵的死不排除他人致死的可能。
被告人郝洪山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郝洪山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柯桥杀害朱红兵,郝洪山没有预谋、指使他人杀人,也没有参 与此次行动,不应对此起故意杀人罪负责;郝洪山没有伤害李合新的故意,也未实施伤害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郝洪山非法买卖枪支,情节不严重,也未造成严 重后果,应从轻处罚;创业公司的非法经营和偷税应当是单位犯罪,但没有指控,因此指控郝洪山构成这两个犯罪于法无据;被告人郝洪山检举、揭发王郑光等人的 抢劫、杀人案,帮助公安机关侦破案件,具有重大立功情节,依法可减轻或免除处罚等。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有关证明、笔录等证据,以证明立功的事实。
被告人张广明及其辩护人辩称:没有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指控张广明致死冷文、刘红杰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
被告人刘慈恩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刘慈恩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证据不足;指控刘慈恩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伤害王秀英已过追溯时效; 伤害陈锦州及寻衅滋事,刘不是主谋等;刘慈恩具有重大立功表现,可减轻处罚。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五份证明材料,以证明侦查机关刑讯逼供。
被告人王庆国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王庆国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成为骨干成员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伤害刘建潮,没有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王庆国有伤害或指使他 人伤害的故意,并实施了相应的犯罪行为;伤害李合新,王庆国没有参与预谋,也没有直接实施伤害行为,仅起到辅助作用,系从犯,应从轻或减轻处罚;绑架马拥 军,定性不准,应为非法拘禁罪;敲诈胡英杰,定性不准,证据不足等;其辩护人当庭出示调查笔录等材料,以证明王庆国没有指使他人伤害刘建潮。
被告人毛海军及其辩护人辩称:毛海军构不成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指控毛海军犯故意杀人罪,事实不清,且毛没动手,是从犯;故意伤害犯罪,毛没下车,作用较小等。
被告人刘文贤及其辩护人辩称:起诉书指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不能成立,即使存在,刘文贤也是被动、消极地参与,而不是积极参加者;柯桥斗殴案,刘只起到 次要和辅助作用;朱国胜被杀案,刘没有参与预谋,也没有任何加害行为,不能以杀人罪对其定罪量刑;伤害李合新案中,刘处于从属地位,应按从犯处理;指控刘 犯寻衅滋事罪,定性不准等。
被告人陈华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陈华犯故意杀人罪,定性不准,对陈华应按故意伤害罪的从犯定罪量刑。
被告人王明军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王明军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即使认定王明军有伤害行为,也未达到情节恶劣的地步,且考虑被害人有过错,已 作部分赔偿等情节,本案不应使用全国人大1983的《决定》。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笔录、购药发票、药单等证据,以证明谁伤害的刘建潮不清及侦查机关违法办 案。
被告人赵志强及其辩护人辩称:赵志强虽然去了打架现场,但没有动手打刘建潮,不应负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金勋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金勋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害人刘建潮的死与金勋的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指控金勋犯有绑架罪,定性不准,应认定为非法拘禁罪。
被告人岳峰及其辩护人辩称:岳峰不存在杀死朱国胜的直接故意,在共同犯罪中,仅起次要和辅助作用,系从犯,又是中止犯,应减轻处罚。
被告人曲宝成及其辩护人辩称:曲宝成不具有与马献州共同犯罪的故意,其行为与杜的死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指控曲犯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指控的寻衅滋事犯罪定性不准,曲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吴晨光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吴晨光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在法律适用上,应坚持罪刑法定和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吴晨光在非法 拘禁和寻衅滋事犯罪中,作用较小,应按从犯处罚;非法持有枪支系事出有因,量刑时应考虑持枪时间短、未使用的情节;吴晨光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 件,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被告人孙柯及其辩护人辩称:孙柯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指控孙柯犯绑架罪,定性不准,其行为只构成非法拘禁罪,且系从犯。
被告人谢富红及其辩护人辩称:对谢富红犯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且系积极参加者的指控不能成立;在聚众斗殴和故意伤害犯罪中,谢是从犯,且有自首情节; 指控谢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的定性不准。其辩护人当庭补充出示了本案其他被告人的供述,以证明谢富红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被告人李晓东及其辩护人辩称:李晓东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更不是积极参加者,因此,该指控不能成立;寻衅滋事第8起没去现场、没有打人,第9起是拦着不让打,均构不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张拥军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刘玉江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证据不足,不能成立;指控的敲诈勒索罪属定性错误,且证据不足。
被告人徐均意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穆忠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穆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与事实不符;关于聚众斗殴,绍兴警方已处理,不应重新指控,而且,1998年12月初就供述了聚众斗殴一事,应认定为自首。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有关证据,以证明穆忠有自首、立功情节。
被告人任鹏及其辩护人辩称:公诉机关指控任鹏犯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故意伤害罪都不能成立。
被告人王鉴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王鉴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税务处理决定书”、“司法鉴定书”、“补充鉴定书”等存在违反法 律、事实不清的问题,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而且,起诉书认定的偷税行为与法律规定的犯罪构成不符;指控王鉴犯非法经营罪,因证据缺乏而不能成立;指控王鉴犯 销售伪劣产品罪,程序违法,且王鉴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故意。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部分员工的集资收据,补充出示了本案其他被告人的供述,以证明创、恒业公司的 性质及王鉴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被告人李永才及其辩护人辩称:李永才不具备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构成要件,构不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李永才没有偷税,公司缴不缴税,他说了不算,指 控李永才构成偷税罪,缺乏基本的证据;关于非法经营,运输什么不运输什么,他做不了主,同时非法经营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关于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李永才不具备此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而且,根据最高法院的有关规定,在非法经营犯罪时触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犯罪的,以较重的罪处罚,而不实行数罪并 罚。 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有关证据,以证明李永才平时表现好及有立功表现的事实。
被告人吕道毅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张春毅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张春毅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证据不足,指控不能成立。
被告人司坤玉及其辩护人辩称:司坤玉没有任何动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也没有实施任何与该组织有关的违法犯罪行为,更没有从该组织获得任何利益,故指控不能成立。
被告人李贵林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王柯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王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证据不足,即使参加了,其行为也属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应认定为犯罪。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以证明王柯在1997年6月被刑拘后,其之前实施的行为包括所持续的状态都终止了。
被告人华英及其辩护人辩称:华英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也没有实施客观行为,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被告人杜建华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吴洪伟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在犯罪过程中只起到了次要和辅助作用。
被告人钱国平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其辩护人辩称:钱国平滋事系有人指使,在犯罪中处于从属地位,作用小,情节轻,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富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韩志军辩称:没有参与指控的寻衅滋事犯罪。
被告人刘中山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其辩护人辩称:刘中山在犯罪中的作用小,认罪态度好,悔罪诚恳,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星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孟彦军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其辩护人辩称:孟彦军私藏枪支的行为情节轻微,应从轻处罚;指控的寻衅滋事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不准。
被告人张永和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张永和犯非法买卖枪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行为不应以犯罪处理。
被告人谢国旺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谢国旺有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犯的一般立功情节,积极主动坦白罪行,悔罪态度明显,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崔成杰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崔成杰有投案自首情节,又有悔罪表现,要求减轻处罚。
被告人张明霞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张明霞犯罪情节轻微,认罪态度好,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张仪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其辩护人辩称:张仪的行为不符合窝藏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刘郑兰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其辩护人辩称:刘郑兰的行为不符合窝藏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窝藏罪,如果构成犯罪,也属情节轻微,请求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张建华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张建华犯窝藏罪、包庇罪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
被告人许勇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许勇明知刘文贤是犯罪分子缺乏证据支持,其行为也没有妨害司法机关的追诉,不符合窝藏罪的构成要件,指控不能成立。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有关的书证,以证明许勇在起诉书指控的时间内,不在顺达货运服务部工作,
被告人丁丽娟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其辩护人辩称:丁丽娟缺乏窝藏罪中“明知”这一主观构成要件,指控提供10万元的事实,也缺乏证据,应当无罪。
被告人刘森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陶杰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其辩护人辩称:陶杰系初犯、并具有自首情节,罪行较轻,请求公正判决。
被告人易洪波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创、恒业公司偷税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易洪波即无偷税的故意,也无偷税的行为,因此指控不能成立。
被告人贾继红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辩称:贾继红在犯罪中仅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认罪态度又好,请求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蔡艳春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辩称:蔡艳春所起的作用是次要的、被动的,应按从犯处理,归案后如实坦白,并有悔罪表现,请求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韩志国及其辩护人辩称:对韩志国非法经营罪的指控,缺乏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对韩志国销售伪劣产品罪的指控,缺乏必要的主体条件和主观要件;就法律适用方面,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和销售伪劣产品罪两个罪名,不符合法律规定。
被告人兰连森辩称:只是一个打工的,没有非法经营,也没有销售伪劣产品,更不是单位犯罪中的直接责任人员。
被告人孙冀辩称:在本案中,没有犯罪的动机和目的,没有犯罪故意,也没有实施任何犯罪行为,请求公正判决。
被告人白新及其辩护人辩称:指控白新构成非法经营罪、销售伪劣产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且,根据法律规定,白新不可能同时构成这两个罪。其辩护人当庭出示笔录一份,以证明起诉书中对白新的羁押时间错误。
被告人白富超及其辩护人辩称:白富超的行为不符合非法经营罪、销售伪劣产品罪的构成要件,指控两款罪并罚而不择一重处,缺乏依据。
被告人曹仲琦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其辩护人辩称:曹仲琦的行为不符合非法经营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
被告人赵新方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孙勤及其辩护人辩称:孙勤不具有非法拘禁的主观故意,也没有实施非法拘禁行为,孙勤无罪。其辩护人当庭出示了民事判决书,以证明被害人张利斌欠款的事实。
被告人刘柱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考虑刘柱持枪情节轻微,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另外,本案多数被告人和辩护人辩称,侦查机关违法办案、刑讯逼供等。
经审理查明:
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1993年以来,被告人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纠集两劳释放、解教及社会闲散人员,组成了以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为首,以张广明、刘慈恩、毛海军、刘文 贤、王庆国、吴晨光、谢富红、许遂乐(在逃)、杜建国(在逃)、吴洪军(在逃)、杨洪涛(在逃)等人为积极参加者,王鉴、李晓东、穆忠、任鹏、刘玉江、金 勋、徐均意、孙柯、李贵林、司坤玉、张春毅、王珂、华英、吕道毅、李永才等人为其他参加者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该组织结构紧密,人员众多,有明确 的组织、领导者和固定的成员,有一定的组织纪律和分工,依托其开办的托运部,火并异己,霸占市场,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垄断郑州市友爱路布匹批发市场、郑州纺 织品大世界、郑州二环道水果批发市场等,获取非法经济利益。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该组织并拥有枪支弹药,以暴力威胁为手段,进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 劫、绑架、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社会生活、经济秩序。
郝洪山注册成立郑州市创业货运有限公司(简称创业公司)后,王鉴明知创业公司是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黑社会性质组织控制下的公司,还投资参与合伙经营, 并在经营过程中大肆偷逃税款、非法运输香烟,用公司经营所得为黑社会性质组织骨干成员发“工资”、为拉拢腐蚀政法干警提供经济支持、为马献州“跑事”所花 经费予以分担。当知道宋留根、马献州、郝洪山因公安机关打击准备外逃时,给每人提前分红80万元,助其逃避公安机关的抓捕,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巩固、壮大 起到了一定的经济支持。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