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花二军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下)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 发布时间:2016-08-30

 本案另有:被告人的户籍证明;劳动教养决定书、及执行材料;情况说明、到案经过及破案报告等综合证据在卷佐证。
综上,被告人花某某1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绑架1起,强迫交易4起(其中2起为多次强迫交易),寻衅滋事3起,破坏生产经营1起,挪用资金1起,非法占用农用地1起,重婚;被告人花三军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绑架1起,强迫交易2起(其中1起为多次强迫交易),寻衅滋事6起,抢劫1起;被告人乔某某2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绑架1起,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参与寻衅滋事1起;被告人马某某1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绑架1起,寻衅滋事1起,抢劫1起;被告人常某某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绑架1起,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破坏生产经营1起;被告人刘书理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绑架1起,寻衅滋事1起,破坏生产经营1起;被告人申某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寻衅滋事1起,毁损、硬要财物23500元,敲诈勒索3起,勒索财物共计12000元;被告人申伟杰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寻衅滋事1起,毁损、硬要财物共计23500元,敲诈勒索6起,勒索财物共计47000元;被告人靳某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实施绑架1起,寻衅滋事1起;被告人徐小四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实施寻衅滋事1起,破坏生产经营1起;被告人李某某3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参与寻衅滋事2起,毁损、硬要财物共计43500元,参与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被告人花某某2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参与寻衅滋事1起,毁损、硬要财物共计23500元,参与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敲诈勒索2起,勒索财物共计21000元;被告人闫某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参与寻衅滋事4起,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被告人任某某1参与抢劫1起,开设赌场1起;被告人张某某2、葛某某各参与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限于塑料袋方面);被告人黄某某1、梁某某1各参与强迫交易1起(属多次强迫交易、限于豆制品方面);被告人李某某2参与非法占用农用地1起;被告人刘某某1参与寻衅滋事2起,毁损、硬要财物共计43500元;被告人孙某某1、白某某、翟某某、白某某1、杨某某、吴某某1各参与开设赌场1起;被告人陈某某1重婚。
原判根据以上事实和证据,判决:(一)被告人花某某1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 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 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十万元;犯重婚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二)被告人花三军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零六个月;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 徒刑二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三)被告人乔某某2犯 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一万五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五千元;(四)被告人马某某1犯 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 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撤销缓刑原判与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五千元;(五) 被告人常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 年零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五千元;(六)被告人刘书理犯参加 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破坏生产经营 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七)被告人申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 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零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八)被告人申伟杰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 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零四个 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九)被告人靳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寻 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徐小四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十一)被告人李某某3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二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十二)被告人花某某2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十三)被告人闫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十四)被告人任某某1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十五)被告人张某某2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十六)被告人葛某某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十七)被告人黄某某1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十八)被告人梁某某1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十九)被告人李某某2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二十)被告人刘某某1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十一)被告人孙某某1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二十二)被告人白某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二十三)被告人翟某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二十四)被告人白某某1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撤销缓刑原判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二十五)被告人杨某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二十六)被告人吴某某1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二十七)被告人陈某某1犯重婚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二十八)对被告人花某某1违法所得中的一辆豫A0K888奔驰BJ7181AC200轿车、一辆豫A0666A奥迪Q7轿车、房产6套;银行存款共计20223657.67元、现金人民币98100元、港币100000元、澳币10元予以追缴。对被告人花某某1违法所得中的给陈某某1购买车辆出资17万元、给陈某某1购买房产出资的50万元及用于购买保险的130万元予以追缴;(二十九)对被告人申某的违法所得房产1套予以追缴;(三十)责令其他被告人对其违法所得予以退赔。
花某某1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花某某1没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破坏生产经营罪、挪用资金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花三军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花三军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抢劫罪、犯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
乔某某2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乔某某2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
马某某1上诉称及辩护人辩护称马某某1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寻衅滋事罪、抢劫罪。
常某某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常某某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强迫交易罪、绑架罪。
刘书理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刘书理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寻衅滋事罪、破坏生产经营罪。
申某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其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
申伟杰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其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是其主动向公安机关交代的,应认定为自首。
靳某某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靳某某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寻衅滋事罪。
徐小四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徐小四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
李某某3上诉称其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
花某某2上诉称其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
闫某某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闫某某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犯罪。
任某某1上诉称一审法院对其犯抢劫罪量刑过重。
李某某2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李某某2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且系初犯,认罪态度好,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刘某某1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刘某某1在两起寻衅滋事犯罪中系从犯,且认罪态度好,请求判处缓刑。
白某某1上诉称其没有提供场所,也没有召集人员,没有提供资金,不构成开设赌场罪。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认定的相同,且经一审当庭举证、质证,查明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常某某、刘书理、申某、申伟杰、靳某某、徐小四、李某某3、花某某2、闫某某上诉及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常某某、刘书理、申某、靳某某、申伟杰、靳某某、徐小四、闫某某的辩护人辩护称不构成组织、领导或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上诉理由、辩护意见,经查,花某某1利用其担任郑州市金水区柳林镇马头岗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的职务,对郑州市北郊地区,特别是马头岗村、陈砦蔬菜批发市场等地进行非法控制,有组织地进行犯罪,为获取经济利益,以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常某某、刘书理、申某、申伟杰为积极参加者,靳某某、徐小四、李某某3、花某某2、 闫某某为一般参加者,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犯罪组织,并有组织地采取暴力及欺行霸市、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绑 架、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违法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该地区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符合
刑法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有被告人供述及诸多证人证言在卷佐证,原判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予以定罪处罚正确,故对该项上诉及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关于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常某某、刘书理、靳某某上诉及各被告人的辩护人辩护称不构成绑架罪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经查,陈某某、李某某与花某某1之间没有任何债权债务关系,也不存在任何经济往来,花某某1为追索他人所欠鱼款,将无辜的被害人陈某某、李某某挟持到郑州,采取罚跪、殴打等手段,逼迫二被害人拿钱赎人,其行为构成绑架罪,该事实有被告人马某某1、常某某、刘书理、靳某某在侦查机关的供述,二被害人的陈述以及证人刘某某、陈某某、刘某某、郭某某等人的证言相互印证一致地予以证实,原判定性绑架罪正确,故对该项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关于花三军、马某某1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花三军、马某某1不构成抢劫罪的理由,经查,花三军、马某某1虽否认参与该起抢劫,但同案犯任某某1、崔文刚均指证该二人参与了该起抢劫,并对被害人有辱骂、威胁、殴打行为,该供述与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证实的相关情节印证一致,足以认定,证实被告人花三军、马某某1参与该起抢劫的犯罪事实,故对该项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亦不予采纳。
关于任某某1上诉称原判量刑过重的理由,经查,原判根据任某某1犯罪的性质、手段、数额、作用、退赃等情节,对其量刑并无不当,故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常某某、申某、申伟杰、李某某3、花某某2、闫某某上诉及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申某、申伟杰、闫某某的辩护人辩护不构成强迫交易罪的意见,经查,花某某1为大肆敛财,组织上述人员多次实施强迫交易,给被害人造成较大的损失,该事实有各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相关被害人的陈述及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原判定性准确,故对相应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关于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刘书理、申某、靳某某、徐小四、花某某2、闫某某上诉及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刘书理、申某、靳某某、徐小四、闫某某的辩护人辩护称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意见,经查,各上诉人参与寻衅滋事犯罪的事实,有多名被害人的陈述和相关证人证言予以证实,各被告人在侦查阶段均予以供认,足以认定,故对该项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关于申伟杰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有自首情节的意见,经查,申伟杰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主动交代了尚未司法机关掌握的寻衅滋事犯罪事实,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原审法院以其不认罪为由不予认定自首错误,应予纠正,故对该项上诉、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花某某1、常某某、徐小四、刘书理上诉及各被告人的辩护人辩护称不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的意见,经查,常某某、徐小四、刘书理供述称2007年苏某某等人承包马头岗村绿色生态园有限公司,在年底的时候,花某某1让常某某、刘书理、徐小四去找苏某某,以村委年底要给群众发福利的名义借200万元钱,苏某某没有给钱,花某某1恼怒,让常某某、徐小四、刘书理带人对生态园进行停水停电,并锁住大门,该供述与被害人苏某某、雷某1的陈述及证人证言所证实的相关情节相吻合,均证实四被告人出于个人目的,破坏他人生产经营活动,其行为符合破坏生产经营罪的犯罪构成,故该项上诉及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关于花某某1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花某某1的行为不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挪用资金罪的意见,经查,花某某1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有土地改变占有土地用途,造成耕地大量毁坏的事实,有花某某1及同案犯李某某2、刘小喜(另案处理)的供述和相关书证在卷证实。花某某1利用职务之便,将村委会下属企业资金50万元,借给他人长期使用,其行为符合挪用资金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故其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
关于李某某2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李某某2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且系初犯,认罪态度好,经查属实,对其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李某某3、刘某某1上诉及刘某某1的辩护人辩护称刘某某1在两起寻衅滋事犯罪中系从犯,且认罪态度好的意见,经查,李某某3、刘某某1系受领导授意实施寻衅滋事行为,应认定为从犯,对其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白某某1上诉称其没有提供场所,也没有召集人员,没有提供资金,不构成开设赌场罪的理由,经查,根据被告人孙某某1、白某某、翟某某在侦查机关的供述和证人申某某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一致地证实白某某1在明知他人开设赌场赌博仍为他人提供资金的犯罪事实,其行为依法构成开设赌场罪的共犯,故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花某某1组织、领导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常某某、刘书理、申某、申伟杰、靳某某、徐小四、李某某3、花某某2、闫某某参加该组织,其行为均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常某某、刘书理、靳某某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其行为均已构成绑架罪,且均系主犯。花三军、任某某1、马某某1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胁迫手段抢劫他人财物,且系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并且均系主犯。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常某某、申某、申伟杰、李某某3、花某某2、闫某某、黄某某1、梁某某1、张某某2、葛某某以暴力、威胁手段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强迫交易罪。花某某1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破坏社会秩序;被告人花三军多次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情节严重,破坏社会秩序;被告人乔某某2、马某某1、刘书理、靳某某、徐小四、闫某某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被告人申某、申伟杰、李某某3、花某某2、刘某某1强拿硬要、任意毁损他人财物,情节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申伟杰、花某某2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他人财物,数额巨大;被告人申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且均系主犯。花某某1、常某某、徐小四、刘书理出于个人目的,破坏生产经营,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且均系主犯。被告人白某某、翟某某、孙某某1、白某某1、吴某某1、杨某某、任某某1开设赌场,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且均系主犯。被告人花某某1、李某某2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改变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花某某1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借贷给他人,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被告人花某某1有配偶而重婚,被告人陈某某1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居住,其行为均已构成重婚罪。
被告人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常某某、刘书理、申某、申伟杰、靳某某、徐小四、李某某3、花某某2、闫某某、任某某1一人犯数罪,应依法实行并罚。被告人马某某1、白某某1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且发现马某某1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均应撤销缓刑,实行并罚。被告人马某某1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一名同案被告人,有立功表现。申伟杰到案后主动向公安机关交代尚未掌握的寻衅滋事犯罪事实,其行为依法构成自首。刘某某1、李某某2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小,犯罪情节较轻,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确有悔罪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依法宣告缓刑。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对申伟杰未认定自首情节错误,李某某3、刘某某1未认定从犯不当,应予纠正。
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三、四款、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四、项、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百七十六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三百四十二条、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新密市人民法院(2011)新密刑初字第164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花某某1、花三军、乔某某2、马某某1、常某某、刘书理、申某、靳某某、徐小四、花某某2、闫某某、任某某1、张某某2、葛某某、黄某某1、梁某某1、孙某某1、白某某、翟某某、白某某1、杨某某、吴某某1、陈某某1的定罪量刑部分、申伟杰、李某某3、李某某2、刘某某1的定罪部分以及第二十八、二十九、三十项;
二、撤销新密市人民法院(2011)新密刑初字第164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申伟杰、李某某3、李某某2、刘某某1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申伟杰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 五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091日起至2017228日止。)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3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01011日起至2013410日止。)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2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某某1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和平
                       审 判 员  钱红军
                       审 判 员  田荣新
二○一二年六月五日
书 记 员  王海娟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