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付红建故意伤害案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 发布时间:2016-08-30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2)郑刑二初字第98号

公诉机关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霍某,女,1987年11月2日出生,汉族,系被害人霍一某之女。

被告人刘自军(化名杨勇福),男,1969年12月11日出生于河南省柘城县,汉族,小学文化程度,原系郑州市工程机械制造厂工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网上追逃于2011年9月29日被新疆昌吉州吉木萨尔县公安局抓获,同年10月5日转由郑州市公安局中原第二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7日被监视居住,2012年6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祖国涛,河南昌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朱亚慧,河南昌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郭铁山(化名郭良山、郭松山),男,1972年2月18日出生于河南省太康县,汉族,初中肄业,原系郑州市工程机械制造厂工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网上追逃于2007年8月24日被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抓获,同年8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日被逮捕,2008年3月1日被监视居住,2012年6月21日被郑州市公安局中原第二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二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贾睿,河南绿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定辩护人陈志红,河南绿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付红建(化名陈志伟),男,1968年12月13日出生于河南省杞县,汉族,小学肄业,原系郑州市工程机械制造厂工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网上追逃于2011年9月19日被江西省景德镇市公安局昌江分局抓获,同年9月20日转由郑州市公安局中原第二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7日被监视居住,2012年6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宋铎,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以郑检刑诉〔2012〕18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10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霍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海生、陈章平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霍某,被告人刘自军及其辩护人祖国涛、朱亚慧,被告人郭铁山及其指定辩护人贾睿、陈志红,被告人付红建及其辩护人宋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89年3月13日23时许,被告人郭铁山、付红建乘坐被告人刘自军所骑的自行车行至郑州市桐柏路北段原中原打火机厂附近,欲超过被害人霍一某所骑的三轮车时导致双方车辆擦碰,三被告人即与霍一某、霍二某兄弟发生争执并厮打,在厮打过程中,刘自军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刺中霍一某的胸部致其倒地,后三被告人逃离现场,霍一某在送医院抢救途中死亡。经法医鉴定,霍一某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贯通左肺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针对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交了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的供述与辩解,证人霍二某、史某、李某等人的证言,现场勘查笔录、刑事技术鉴定书等证明材料。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霍某要求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赔偿丧葬费3万元、死亡赔偿金60万元,合计63万元。

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对指控事实的发生均无异议,但刘自军辩解称其未用刀捅刺被害人霍一某,郭铁山、付红建均辩解称未伤害被害人霍一某。

被告人刘自军的辩护人提出:指控刘自军持刀捅刺被害人霍一某并致其死亡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不属于共同犯罪;本案已超过追诉时效。建议宣告刘自军无罪。

被告人郭铁山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霍一某系被本案三被告人伤害致死的证据不足;本案不属于共同犯罪,郭铁山不应承担被害人死亡的法律后果;郭铁山实施本案行为时系未成年人;本案已超过追诉时效。建议宣告郭铁山无罪。

被告人付红建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霍一某系被本案三被告人伤害致死的证据不足;本案不属于共同犯罪,付红建不应承担被害人死亡的法律后果;本案已超过追诉时效。建议宣告付红建无罪。

经审理查明,1989年3月13日23时许,被告人刘自军骑自行车载着被告人郭铁山、付红建沿郑州市桐柏路向北行至原中原打火机厂附近,因与同向行驶的被害人霍一某(男,殁年26岁)所骑的三轮车发生擦碰,三被告人当即与霍一某、霍二某兄弟发生争执并厮打,在厮打过程中,霍一某持铁链击伤刘自军的头部,刘自军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刺中霍一某的胸部致其倒地,郭铁山、付红建与霍二某双方均持砖头殴斗,郭铁山、霍二某的头部均受伤,后三被告人逃离现场,霍一某在送医院抢救途中死亡。经法医鉴定,霍一某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贯通左肺致失血性休克血气胸而死亡。

另查明,在审理过程中,郭铁山的亲属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进行了积极赔偿。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的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霍某造成了一定的物质损失,其中丧葬费17 101.5元,被害人家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合理费用2 000元,以上共计人民币19 101.5元。

以上事实,有法庭查证属实的下列证据证明:

1、证人霍二某(被害人霍一某之弟)证明,1989年3月13日晚11点多,其和霍一某骑车沿着桐柏路向北走,霍一某骑三轮车,其骑自行车,快到预制构件厂门口时,被后面过来的一辆自行车碰车,双方吵骂然后厮打,对方是三个男子,霍一某与一男孩打,其与另两人打,其被这两人摁倒在地,被其中一男孩用砖块砸伤头部,后来这三人都跑了,其见霍一某躺在地上,白色外衣被血染红了,其赶紧叫人把霍一某送往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并报了警,霍一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其头部受伤缝针在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由一个姓卢的法医检查过。霍二某的辨认笔录证实卢笃谦即是检查其身体的那个姓卢的法医。

2、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载明,中心现场位于郑州市中原打火机厂东侧的桐柏路北段水泥路面上。现场地面有数处滴落血迹、一块带血迹石灰砖、两块带血迹红砖、一条带血迹链子锁铁链、五枚衣扣等。郑州市公安局中原第二分局案件侦办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中原打火机厂和预制构件厂相邻,均在冉屯路与桐柏路交叉口北的路西侧,原址位于今“开元小区”。

3、证人刘某证明,1989年3月14日上午8点多,付红建称昨晚他、刘自军、郭铁山三人与别人打架,刘、郭二人头受伤,让把衣服送过去。其和付红建、王某一起到付某家,见到了刘自军,头伤还未缝针,其问怎么回事,刘自军称“昨天晚上碰车打起来的,对方把我的头打烂,我拿刀朝他的胸前捅了一刀,俺就跑了。”证人史某亦证明了1989年3月13日夜,付红建称三被告人当夜因撞车与对方两人打架,对方其中一人趴在地上不动,且其见刘自军、郭铁山头部受伤的事实。证人付某、王某、杨某、吴某均证明事后听三被告人称受伤系因与他人打架以及送换带血衣服的事实。

4、证人李某证明,1989年3月13日晚,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三人向其借刀,其称张某有刀,并找到张某借刀后将刀交给刘自军。证人张某亦证明,其曾买过一把匕首,单刃木柄,长30厘米,1989年3月13日晚7点多钟,李某向其借匕首,其将匕首交给他,当夜11点多,刘自军、付红建、郭铁山三人来到宿舍楼下,付红建称与人打架,捅了对方其中一人一刀,并将匕首还给其,其见匕首上有血。

5、被告人付红建供述,1989年3月的一天晚上约六、七点钟时,其与刘自军、郭铁山相约出来打台球,当时刘自军和郭铁山均携带有一把刀,刘自军的刀是当晚向单位的工友借的,郭铁山的刀是他自己的。打台球直到夜里11点钟左右,刘自军骑自行车带着其和郭铁山沿着工程机械制造厂宿舍门口的那条路走了大概100米左右,因与一辆三轮车撞车,双方对骂并打起来,对方是两个男子,那个骑三轮车的人拿链子锁朝刘自军头上打了一下,刘自军头流血了,那人打后就跑,刘自军在后面追,其和郭铁山一起与对方另一人打,郭铁山的头被这人用砖头打伤,其也捡了一块砖头砸这人头部后就跑,在回宿舍的路上,其听刘自军称捅了追的那人一刀,捅得比较深,刘自军把刀给其让还给借刀的人。第二天,听说警察来调查,三人就逃跑了。

6、被告人郭铁山、刘自军供述的案发时间、起因和闻讯潜逃的内容以及郭铁山供述的案发过程、打架分工均与被告人付红建供述能够相互印证。郭铁山还供称,打架时其没有掏刀动手,在回宿舍的路上,其听刘自军称捅了那人一刀。刘自军还供称,当时其头部被对方一男子打伤,其拿的刀系案发前借同事李某的,事后把刀还回去了。

7、证人霍三某(被害人霍一某之兄)证明,霍一某在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后,由公安机关做解剖检验,当时一个姓卢的法医对其称霍一某是被人用刀扎中了左肺,而且比较深,并领其到该医院太平间看霍一某的尸体,尸体左肺部有一个刀口,后来尸体就被拉到火葬场火化了。霍三某的辨认笔录证实卢笃谦即是其所称的做解剖检验的那个姓卢的法医。法医卢笃谦亦证明,根据侦查工作安排,其在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对霍一某进行尸体解剖、出具尸检报告,并将结果告知了被害人家属。证人申金慈关于其在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太平间看见丈夫霍一某的尸体并随后在郑州市火葬场火化的证明内容与证人霍三某证明的内容能够相互印证,并有郑州市公安局石佛派出所出具因霍一某被杀其户籍已被注销的证明以及五龙口村委会出具的证明霍一某因遇害身亡后火化安葬的证明佐证。

8、郑州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死者上身着白涤良外衣、咖啡色毛衣,下身着浅灰色裤子、牛皮腰带、咖啡色毛裤,左胸部有一创口,创缘整齐,创壁光滑,创角一钝一锐,深达胸腔,其余未见损伤。死者霍一某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贯通左肺致失血性休克血气胸而死亡。关于死者系霍一某的事实并有霍一某的家人霍三某、申某等人的证言予以证明。

9、郭铁山的父亲郭某证明其原系郑州市工程机械制造厂工人,其于1986年提前退休而让大儿子郭铁山接班,但当时郭铁山年龄太小,他真实出生日期是农历1972年正月初四,当时才14岁,正上初中一年级,故将他户口自太康县迁移至郑州市时把他年龄提高了两岁。郭铁山亦供称其上初中一年级时顶替父亲到郑州市工程机械制造厂当工人。郑州市公安局桐柏路派出所出具的由太康县公安局签发的迁移证显示郭铁山因招工于1986年10月31日将户籍自太康县大许寨乡迁移至郑州市工程机械制造厂。该迁移证印证了郭某关于让郭铁山顶替接班的证明内容。郭铁山的村主任郭二某、接生婆刘某、邻居王某、苗某、小学同学郭三某、小学老师章某均证明郭铁山出生于1972年,并有太康县大许寨乡黄岗村委出具的关于郭铁山实于1972年正月初四出生的证明相印证。

10、本案另有抓获经过、破案报告,情况说明,户籍证明,在逃人员登记/撤销表,赔偿收据,吴某、王某、史某、刘某因包庇本案被告人以及李某、张某因窝藏本案凶器匕首均被治安处罚的证明材料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故意伤害他人,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系共同犯罪。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提请依法判处的理由充分,应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人刘自军提出其未用刀捅刺被害人霍一某的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提出指控刘自军持刀捅刺被害人霍一某并致其死亡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以及被告人郭铁山、付红建的辩护人均提出霍一某系被本案三被告人伤害致死的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付红建、郭铁山供述的内容和证人霍二某、刘某证明的内容共同印证了当晚双方因撞车发生矛盾后,刘自军与骑三轮车的霍一某厮打,付红建、郭铁山与霍二某厮打,刘自军一刀将霍一某捅倒在地,并事后将捅人行为告知付、郭二人的事实,且霍一某被一刀致命的死亡鉴定意见能与之相印证;证人李某、张某证明的内容和被告人付红建供述的内容又共同印证出刘自军当晚借单刃尖刀,后通过付红建还刀,还刀时刀刃带血的事实,该单刃尖刀的特征能与致死霍一某的凶器特征的鉴定意见相互印证;证人史某、付某、王某、杨某、吴某关于三被告人当晚与人打架并受伤流血的证明内容亦能与上述证据相印证,且三被告人和证人霍二某对案发当晚的时间、起因、人员特征、打架过程的描述均相印证,且对描述的案发地点亦均在紧临处。上述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刘自军持刀捅刺霍一某并致其死亡的事实。故上述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

关于被告人郭铁山、付红建均提出未伤害霍一某的辩解理由及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本案不属于共同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案发当晚,双方因琐事发生矛盾,继而厮打,郭铁山、付红建明知刘自军携带凶器,且在实质上造成霍二某对霍一某的救援无力,致刘自军持刀伤害致死霍一某,三被告人系临时的犯意联络,具有共同的伤害故意,应当认定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系共同犯罪,三被告人均应对故意伤害犯罪的后果承担刑事责任。故上述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

关于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本案已超过追诉时效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发生于1989年3月13日,根据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根据该法第七十六条第(四)项、第七十七条的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的,经过二十年不再追诉,但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本案案发后,公安机关经过侦查确认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有重大作案嫌疑,时三人已经潜逃,公安机关遂于1998年6月2日决定分别对刘自军、付红建采取刑事拘留,于2007年8月22日决定对郭铁山采取刑事拘留,三被告人均被网上追逃。郭铁山因本案于2007年8月24日被抓获,付红建因本案于2011年9月19日被抓获,刘自军因本案于2011年9月29日被抓获,三被告人均随即被刑事拘留。其中对刘自军、付红建的追诉时效已于1998年6月2日中止,对郭铁山的追诉时效已于2007年8月22日中止,对三被告人的追诉期限均不超过二十年。故上述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

关于被告人郭铁山的辩护人提出郭铁山实施本案行为时系未成年人的辩护意见,经查,指控郭铁山犯罪时已成年的证据为郑州市公安局电厂路派出所出具的郭铁山的户籍证明显示其出生于1970年1月4日,但因该户籍证明系从其原籍迁入后形成,非原始户籍,结合郭某、郭三某、刘某等人的证言及村委会证明,可认定郭铁山系因接班而改大年龄的事实,即郭铁山的出生日期为1972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初四),其实施犯罪时系未成年人。故该辩护意见成立,应予支持。

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因琐事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致一人死亡,依照从旧兼从轻原则,依法应适用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应在“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内处罚。

被告人刘自军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

被告人郭铁山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其犯罪时系未成年人,依法应当从轻处罚;其认罪态度较好,可对其从轻处罚;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付红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其认罪态度较好,可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对其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物质损失均应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被告人赔偿物质损失的理由正当,应予支持,对其所要求的其他赔偿诉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依照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自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6月23日起至2027年5月23日止。已折抵之前羁押的二十九天。)

二、被告人郭铁山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6月21日起至2014年12月13日止。已折抵之前羁押的六个月零七天。)

三、被告人付红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6月21日起至2017年5月11日止。已折抵之前羁押的一个月零九天。)

四、被告人刘自军、郭铁山、付红建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霍某物质损失人民币19 101.5元。

(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审判长   李传芳

 审判员   张鹏飞

审判员   何 军

 

 二○一三年七月十六日

 

 书记员   理炳皓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