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孙建喜受贿案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 发布时间:2016-08-30

                                                                                    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 2014)惠刑初字第l5l号

 

公诉机关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孙建喜,男,197 3年1。月4日出生于河南省林县,汉族,本科文化程度,原任郑州市惠济区农业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住郑洲市金水区天明路65号4号楼10号。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4年4月19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长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宋铎,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涂志友,河南银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以郑惠检公诉刑诉(2014)256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孙建喜犯受贿罪,于2014年8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灿、冷靖、庞英瑞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孙建喜及其辩护人宋铎、涂志友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1、2013年6月份,惠济区农委执法大队在查处涉嫌无证经营的森澳达公司兽药物品案件过程中,时任惠济区农委副主任的被告人孙建喜安排王智民、侯文伟等人,将该公司兽药进行异地封存。在此过程中,孙建喜向森澳达公司索要贿赂,在收到该公司人员安现春送来的12万元人民币后孙建喜安排王智民让安现春拉走被封存的兽药物品。

    2. 2013年Il月份,惠济区农委执法大队协助公安机关

查处涉嫌假冒“杨林正大”兽药制造窝点一案中,时任惠济区农委副主任的被告人孙建喜安排王智民、侯庆伟等人将该公司兽药进行异地封存。在此过程中,孙建喜向行政相对人张红亮、刘冠军索要贿赂,并安排安现春向张红亮、刘冠军传达索贿意图。后张红亮送给孙建喜20万元,孙建喜安排王智民发还部分货物。

    被告人孙建喜以上受贿款项共计32万元。案发后,孙

建喜的妻子陈玉将6万元赃款退赔证人付世官。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有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电子信息数据和有关书证等证据,认为被告人孙建喜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项之规定,构成受贿罪,提请依法惩处。

    被告人孙建喜对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辩称其没有向他人索要财物,也没有收受他人财物。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足,指控被告人孙建喜犯受贿罪的事实不清,罪名不能成立。关于第一起,证人安现春关于送钱的数额前后不一致,且其行贿资金的来源无法查实,证人徐泽民等人的证言系传来证据,证明效力有限;关于第二起,证人张红亮关于送钱时间的证词不符合客观实际,对行贿的资金来源亦没有查实,且不能证明安现春和张红亮联系与孙建喜有关,关于孙建喜与刘冠军在操场上散步时向刘冠军索贿50万没有依据,孙建喜与张红亮之间的短信只能证明孙建喜要求负责人出面解决问题,不能证明受贿的实事;侦查机关对孙建喜的讯问存在疲劳审讯的情况,故孙建喜的有罪供述应予以排除。

辩护人当庭提交了被告人孙建喜的诊断证明、体检报告等,以证明孙建喜患有糖尿病。

    经审理查明:

    (一)2 01 3年6月份,惠济区农委执法大队在查处涉嫌无证经营的森澳达公司兽药物品案件过程中,时任惠济区农委副主任的被告人孙建喜安排王智民、侯庆伟等人将该公司兽药进行异地封存。在此过程中,孙建喜向森澳达公司索要贿赂,在收到该公司人员安现春送来的12万元人民币后,孙建喜安排王智民让安现春拉走被封存的兽药物品。

    案发后,孙建喜的妻子陈玉将6万元赃款退赔证人付世

官。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过庭审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孙建喜供述与辩解附同步录音录像,在讯问前期和后期均对索贿行为予以否认,在有罪供述部分供认,2013年,其在处理商丘森澳达兽药公司的事情时,收受他们公司的郑州销售代表安然10万元现金,这10万元现金是安然主动给的;是安然至其办公室,称:“多谢孙主任对这件事情给我们公司的关照,希望以后多多支持帮助,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同时递给其一个黑色塑料袋,其推辞不要。安然说:“孙主任你就收下吧,以后还得您多多关照呢”,推辞了一会,其就收下了;安热走后其打开塑料袋,发现里面装了10万元现金,都是百元面值,总共10沓。

    2.证人安现春证言,证明2013年7月京水村通知拆迁,其和表哥付世官存放在京水村仓库的货物被惠济区农委的工作人员拉走了,其给公司老总徐泽民汇报了此事,处理农委扣货这件事前期都是徐泽民徐总和孙主任碰头商量,徐总离开郑州前交代其,负责这件事的是农委的孙主任,处理这件事需要12万元钱,并把孙主任的电话给其;钱凑够后其与孙主任联系,并称需要处理这件事的钱已经准备好了现在送去,孙主任让到他办公室找他,其到孙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就他自己在场,其说明来意后就将12万元现金给孙主任,孙主任与其核对钱数后就将钱放到他办公桌下面的柜子里了,随后其问孙主任货咋办?孙主任就将其领到陈启程和王智民的办公室,给他俩交待之后,陈启程和王智民就把扣押的相关资料都还给了其,并让其签了一张领条;办好手续之后其提出想下午拉货,孙主任说下午有事让明天再拉,让其直接和王智民联系,并把王智民的电话告诉其;因其第二天有事,其讲此事交代给表哥付世官,让他负责去把货拉回来;后其经过回忆和查询银行取款记录后,其确定给孙建喜送钱的时间是2013年6月5日,钱款的来源主要是从其名下多个银行账户取出的。

    3.证人付世官证言,证明2 01 3年6月1日,其与表妹安然存放在惠济区京水村仓库的货物都被惠拉走了,其听安然说森澳达公司领导出面与惠济区农委的副主任孙建喜协调好了,拿12万元的罚款才能放货,给孙建喜送这12万元是安然去的,具体过程其不清楚;2014年4月22日,一个自称是孙建喜的妻子叫陈玉的女人给其打电话约其见面,在南阳路附近的中信银行,该女子给了其6万元现金,其给该女子打了个收条。

    4.证人徐泽民证言,证明2013年6月份的一天,其公司负责河南片区的销售经理安然(身份证名字是安现春)给其打电话称公司的兽药被惠济区农委查封了,让公司出面协调,其让司机张斌去惠济区农委先了解情况,后张斌告诉其,农委的孙建喜主管此事并称至少需要拿12万元才能把货物拉走,其让张斌通知安然筹钱去找孙建喜处理此事,后其听安然说给了孙建喜12万元,货物已拉回。

    5.证人张斌证言,证明2013年6月初的一天,徐泽民让其以公司副总的名义去惠济区农委了解兽药被扣的情况,其与孙建喜见面后,在孙建喜的白色途观车上二人协商了此事,最终孙建喜称至少需要12万元才能将药品拉走,其又给徐泽民汇报了此事,徐泽民称让安然去跟孙建喜联系,其又转告了安然拉货需要交12万见,并将孙建喜的电话给了安然。

    6.证人王智民证言,证明2013年6月初,查处森澳达公司兽药的情况,以及几天后的一个中午,其按照孙建喜的安排放货给一个叫安然的货主,放货时没有出具相关手续,因孙建喜是其领导,其没有问原因就按照安排放货了。

    7.惠济区农业行政综合执法大队出具的证明,证明2013年6月初,惠济区农业行政综合执法大队接到举报在花园口镇京水村北街173号张虎群院内有涉嫌生产假兽药行为,该队对涉案物品进行了异地全记保存:后在孙建喜的安排下,将涉案物品返还给行政相对人安然。

    8.证人安现春的银行对账单,证明安现春筹措12万元的部分资金来源。

    9、证人陈玉提供的收条复印件,证明付世官于2014年4月22日出具的收到陈玉人民币6万元的情况。

    (二)2013年11月份,惠济区农委执法大队协助公安机关查处涉嫌假冒“杨林正大’,兽药制造窝点一案中,时任惠济区农委副主任的被告人孙建喜安排王智民、侯庆伟等人将该公司兽药进行异地封存。在行政相对人张红亮、刘冠军

与被告人孙建喜沟通过程中,孙建喜向其索要贿赂,后张红亮送给孙建喜人民币20万元。孙建喜安排王智民发还部分货物。期间孙建喜还安排安现春与张红亮、刘冠军联系,传达其索贿意图。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过庭审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孙建喜供述和辩解附同步录音录像,其在有罪供述中供称,2013年11月份左右,在农委查处假冒“杨林正大”牌兽药一案两次清理并拉走货物期间,一个农大刘姓校友与其联系过;其在与该刘姓校友在农大操场上散步期间,刘姓校友问处理此事需要乡少钱,其向刘姓校友伸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下,并问“你们能出这么多不能?”,刘姓校友称太贵,没有再表态;之后该刘姓校友又通过时任农大农学院副书记的贾磊与其联系,并约其到贾磊办公室面谈,刘姓校友向其引见了一个自称是处理该兽药案的老板,之后其与该人单独谈事,该人递给其一个袋子让其帮忙,其没有收,该人又追到楼下将袋于墓绪其。其回家清点后才知道袋子里是20万元现金;之后送钱的那个人给其打电话问其能否先把货物拉走,其称可以先拉走一些急需的,然后就安排王智民让他们拉走了很少一部分货物;后来对方又多次与其联系要拉货,其最初想要50万元,而对方只给20万元,其不同意放货;但对方一直纠缠,其感觉一直与对方联系此事不太好,就把对方的手机号给了安然,让对方有事与安然联系,

其将自己的意思告诉安然,让安然与对方沟通,后来对方没有再拿钱,打电话对方也不接,其就给对方发了个信息,内容就是鉴于对方说话不算数,要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对方是老板的话最好躲躲。

    其后辩称在检察机关讯问时,精神高度紧张,两天都没休息好,再加上有糖尿病,在检察机关也吃不下饭,大脑不清楚,瞎说自己收了两笔钱,其开设的孙增喜银行账户中有孙增喜的钱,二人共同炒股,孙增喜近些年共给了其100多万元现金。

    2.证人张红亮证言,证明2013年11月8日,张利锋告诉其兽药药品原材料被惠济区农委查扣了,经过多方打听此事是农委一个叫孙建喜的领导负责,其就找到河南省农业大学毕业的朋友刘冠军帮忙托关系联系孙建喜;大概在11月8日,刘冠军请孙建喜在农大门口的一个饭店吃饭,其听刘冠军说孙建喜表示解决这件事需要拿5。万元,第二天刘冠军给孙建喜商量少拿点钱,孙建喜一直不同意,大概又过了一天,惠济区农委的执法人员再次到张利锋的仓库把剩余的兽药原材料和机械都拉走了,当时刘冠军给孙建喜打电话说情,孙建喜态度很不行.说毛纽东西拉走再说,并让刘冠军

找一个能管事的人找他谈达件事情:农委工作人员把货全部拉走的第二天上午11点多,一个姓安的女人给刘冠军打电话,称是孙主任让她负责联系处理这件事情的,刘冠军问她要多少钱才能解决这件事情,姓安的女人说这件事特别严重,50万元已经是解决不了问题了,要80万元才行,刘冠军就在电话里和她讨价还价,最后姓安的女人说最少也得六、七十万元钱才能解决这件事情,还说让你们看着办吧,就挂电话了;姓安的女人打电话后当天下午,其找朋友凑了20万元钱,并让刘冠军联系孙建喜见面,当天下午2点左右,其带着20万元现金和刘冠军一起去农大一个系的姓贾的书记办公室里,其听刘冠军说孙建喜和这个贾书记是同学,在贾书记的办公室,刘冠军将其介绍给孙建喜,之后刘冠军和贾书记都出去了,就剩其和孙建喜两个人在房间,孙建喜说这件事情非常严重,要80万元都是最少的了,还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其将带来的20万元现金放到孙建喜面前桌子上,说:“孙主任你看,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我凑了20万元钱你先拿着,我目前只有这么大的能力,能不能让我们先把扣的货和机械拉回去”,孙建喜问其余款怎么支付,是转账还是现金,其称先把货拉回去,余款再想办法凑,孙建喜说只拿20万元钱,想把东西全拿回去不可能,同意可以先拉一部分货,其余的等钱全部到位了才能拉走,以后的事情让其直接找安主任联系;孙建喜所说的安主任就是给刘冠军打电话的这个姓安的女人,其以为这个姓安的女人是惠济区农委的工作人员,但是后来打听了一下惠济区农委并没有这个人,其通过朋友查了她的电话号码登记的信息才知道这个姓安的女人叫安现春;因孙建喜只放了很少一部分货,其又给孙建喜联系想多拉点货,孙建喜称想再拉东西必须把余款都给他,并且告诉其以后这件事情直接和安主任联系,别再跟他联系了;几天后,其与安现春联系此事,安现春给其回了一个短信,内容是“孙主任说必须再拿余款的一半,才能再拉东西”;过了一段时间,其又给孙建喜联系,两人谈的很不愉快,孙建喜最后给其发了一个短信,内容大概是如果其不是被查扣物品的老板最好,如果是老板的话就出去躲躲,他准备把这件事情的材料移交到上级部门和相关法律部门,并且让其以后不要再和他联系了;其和孙建喜联系所用的手机号是133 33710537,其给孙建喜的这20万元钱是其从一个叫张红建的朋友那里借的。

    3.证人刘冠军证言,证明其是2013年11月份,因帮朋友办事认识的孙建喜。其朋友张红亮给其打电话称张利锋生产兽药药品原材料及机械等被惠济区农委查扣了,让其通过农大校友这层关系找人联系孙建喜,帮张利锋说说情。第一次见面是其通过孙建喜的一个同事徐彤彬,在孙建喜的办公室见的面,没说成事;第二次其约孙建喜吃饭,饭前其与孙建喜在农大操场散步,孙建喜告诉其查扣张利锋这件事情很严重,需要用钱处理,孙建喜当时伸出5个指头比划,没有明确说钱数,其也没有表态;这次见过面之后,其与孙建喜主要通过电话联系,称是惠济区农委的孙主任安排她和其谈被查扣的兽药处理一事,主要意思就是从孙主任最初提出需要拿50万元处理事情,后来又增加到80万元,姓安的这个女人打电话时,正好其和张红亮在一起,用免提接听的,当时张红亮给此之通话录了音;在找孙建喜处理事情期间,农委的工作人员又去张利锋生产的地点把以前没有查扣的东西全部给拉走了;后来其又托人通过农大农学院的一个贾磊书记帮忙联系孙建喜,大概是最初出事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在农大农学院贾书记的办公室,其和张红亮一起与孙建喜见了面,并向孙建喜介绍张红亮是能做主管事的人,当时孙建喜就说既然张红亮能做主,就借贾书记的办公室说说事情,还让其和贾书记回避一下,他们两个说完后,张红亮称给了孙建喜20万元现金,孙建喜也同意发还一些物品。

    4.证人贾磊证言,证明2013年11、12月份左右,刘冠军给其打电话要求其帮忙联系孙建喜,后刘冠军带着另一个人在其办公室与孙建喜见面。后孙建喜和刘冠军所带来的那个人单独在其办公室谈事;后其听刘冠军抱怨孙建喜收了钱不办事情,对其他情况不知情

5.证人张红建证言,证明2013年11月10日张红亮找到其称需要借20万元打点惠济区农委的孙主任,对此后的事情不知情。

6.证人安现春证言,证明2 01 3年11月初,孙建喜带其一起去惠济区农委查处假冒“杨林正大”牌兽药的执法现场,并将其中一部分机器设备放置在其的仓库;后孙建喜让其给被查处一方的一个姓刘的人传达索贿意图,后其与该人电话、短信联系过,要求该人带钱到农委处理货物扣押事宜。

7.证人王智民证言,证明2013年11月份的一天,其在孙建喜的妥排下参与兴隆铺村铁路沿线一个仓库里违法兽药的查处工作,其对兽药进行了登记封存,并且分别存放到了铁炉寨仓库和花园口仓库,查处过程中没有查扣生活用品;一个月后,孙建喜指示其让执法对象拉走了存放在花园口仓库的部分货物。

 8.惠济区农业行政综合执法大队于2014年5月29日出具的证明,证明该队于2 013年11月初接到郑州市公安局长兴路分局老鸦陈治安中队举报在郑州市惠济区兴隆铺村铁路沿线一仓库有涉嫌生产假兽药行为,当日由该队大队长孙建喜带队,行政执法人员王智民、侯庆伟、陈启程对举报地点进行查处,对涉案物品由该队进行异地登记保存,物品存放于惠济区农业行政综合执法大队铁路寨仓库内。

  9.通话记录,证明2013年11月9日至2013年11月12日期间,孙建喜号码为15838165366与安现春号码为18003816613有八次通话;孙建喜号码为13333710537与张红亮使用的1383821899的号码于2013年11月、12月的通话及短信情况

    10、指认照片,证明张红亮、安现春对短信内容为“孙主任的意思是必须打上余款的一半才可以拉,发件人为13203708913,署名安主任,日期2013/11/12”予以确认,该信息安现春按照孙建喜的安排,给杨林郑大出事的人编发的,对方的手机号是孙建喜提供的;孙建喜、张红亮对短信内容为“老乡,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有些事通过信息给你说一下:这个事前前后后你都清楚。我们对这个事本来准备公事公办,后来是贾书记出面才给你网开一面,但是我们发现你说话不算数,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从下周开始,找们将把所有材料和证据递交农业部和公安部门,后果自负。你不是老板最好,是老板的话最好躲一阵子,也算老乡对你的一番好意。发件人为孙建喜(13333710537 ),日期2013/12/20予以确认。

11.证人张红建提供的网上银行账户明细查询单,证明2013年11月10日,张红建分别从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各支取现金10万元。

认定本案的综合证据有:

1、被告人孙建喜供述和辩解,证明其工作职责、个人收入以及家庭财产情况,其拿孙增喜身份证办理的银行卡都是自己在使用,孙增喜没有给过自己现金,以及其与关新国之间的财务往来情况。

2.证人证言

(1)证人侯厌伟、陈启程证言,二人证言证明其分别参与了2013年6月份,2013年11月的行政执法活动,但都是按照领导孙建喜安排进行,对其他情况不清楚,以及2013年下半年,孙建喜曾用13333710537的手机号与陈启程联系过。

(2)证人王智民证言,证明惠济区农委工作的具体流程,在查处森澳达及假冒“杨林正大”的兽药案过程中均未出具正规手续,只经过了分管领导孙建喜的同意。

  (3)证人关新国证言,证明其与孙建喜之间的经济往来。

(4)证人陈玉证言,证明其与孙建喜家中的财务状况,以及2014年4月,其想帮孙建喜减轻罪责就退还付世官6万元,并让付世官打收一条的情况。

 3、郑州市惠济区农业农村工作委员会出具任职证明、干部履历表,证明孙建喜从21102年6月至今任农委副主任,分管畜牧、水政水资源、法制、农业行政执法、行政审批等工作。

4、户名孙建喜、孙增喜的银行账户明细、证券账户资金流水,证明被告人孙建喜掌握的银行及证券账户的资金往来状况。

5、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出具的工作笔录、情况说明,证明该局侦查员未找到孙增喜,未能获取其证言;对部分讯问笔录中的讯问时间、讯问地点予以更正;在对孙建喜进行询问、讯问期间保证了其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孙建喜与执法对象张红亮联系时所用的手机号码为13333710537,张红亮所用的手机号码为138382189930

6.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孙建喜已达到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7.到案经过,证明被告人孙建喜于2014年4月17日被传唤到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进行询问,该案于同年4月18日立案侦查,孙建喜于同年4月19日被刑事拘留。

本院认为,被告人孙建喜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应予惩罚。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当庭提出“被告人孙建喜在侦查机关的供述系采取非法万于叹集的证据.应当子以排除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当庭查证,公诉机关提交了侦查机夫及其办案人员出具的情况说明,以及侦查机关对被告人孙建喜讯问笔录的同步录音录像、证明侦查机关保证了孙建喜有连续的休息、时间和必要的饮食、取证过程合法。故该项辩解、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指控的证据不足,孙建喜没有向他人索要或收取贿赂的意见,经查证,孙建喜在侦查机关尚没有掌握其他证据之前主动供述了其收受安现春贿赂10万元,后安现春称因怕被追究责任而向侦查机关隐瞒了送钱的数额,且安现春之后的证言与证人徐泽民、张斌均能够相互印证,证明12万元系孙建喜索要,安现春为要回货物而给孙建喜送了12万元;证人张红亮、刘冠军、安现春、贾磊证言以及通话记录、短信记录能够相互印证,证明在查处假冒“杨林正大”兽药一案期间,孙建喜与刘冠军、张红亮有过多次的电话联系,并在贾磊办公室与刘冠军、张红亮约谈此事,张红亮单独送给孙建喜20万元后,孙建喜安排王智民放了少部分货物,后孙建喜又让安现春与刘冠军联系此事,安现春按照孙建喜的意图让对方再付余款的一半才能全部放货,未果后孙建喜又给张红亮发送了因对方说话不算数而要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的短信,且孙建喜于2014年4月22日书写的检讨书、于2014年S月1日在郑州市第二看守所作出的笔录以及其他有罪供述对指控的两起事实均予以供认,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故该项辩解、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六条规定,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处罚。索贿的从重处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定,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被告人孙建喜受贿32万元、对其应当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内予以量刑。在量刑时,综合考虑被告人的认罪态度、主观恶性、退赃情况及其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1.被告人孙建喜向他人索取贿赂,依法从重处罚;2.被告人孙建喜的家属代为退赔部分赃款,可以对孙建喜酌情从轻处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九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孙建喜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19日起至2024年10月18日止。)

    二、被告人孙建喜的违法所得人民币32万元,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一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任斐

人民陪审员 马卫青

人民陪审员 李亚军

 

二〇一四年十月九日

 

书 记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