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宋永周故意杀人案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04-30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2016)豫刑终195号 
         抗诉机关河南省安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东月,男,1944年 11月10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滑县高平镇宋子厢村76号。系被害人宋永林之父。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侯秀英,女,1943年6 月19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被害人宋永林之母。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爱玲,女,1971年8 月20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滑县高平镇宋子厢村3号。系被害人宋永林之妻。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鑫磊,男,1995年9 月10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被害人宋永林之子。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鑫森,女,1999年1 月30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被害人宋永林之女。
 法定代理人王爱玲,宋鑫森之母。 
        诉讼代理人宋铎,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宋永周,男,1982年5月1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捕前住河南省滑县高平镇宋子厢村57号。2013年1月23日因殴打他人被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人民币一千元、2015年4月3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滑县看守所。
         辩护人丁军魁、李志,河南奥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安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宋永周犯故意杀人罪及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东月、侯秀英、王爱玲、宋鑫磊、宋鑫淼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 于二O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作出(2015)安中刑二初字第1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安阳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东月、侯秀英、王爱玲、宋鑫磊、宋鑫森,原审被告人宋永周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辉、李冠林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宋东月、侯秀英、王爱玲、宋鑫磊、宋鑫淼及其诉讼代理人宋铎,上诉人宋永周及其辩护人丁军魁、李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人宋永周家与被害人宋永林兄弟之间因垫村中一坑做宅基地在边界问题上产生纠纷,多次发生争执。2015年4月2日下午,宋永林及其弟宋永振、三哥宋永贵又因边界问题同宋永周母亲王香兰发生争执。王香兰见对方人多,遂到宋永周家叫宋永周。宋永周从家中取出一把单刃尖刀随身携带,并给其父亲宋东秀打电话。王香兰、宋永周、宋东秀到现场后,与宋永林、宋永贵、宋永振等人继续争吵、厮打。期间,宋永贵、宋永林、宋永振拉着宋东秀去村中评理,宋永周持刀朝宋永林颈部猛刺一刀,宋永林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宋永振等人与宋永周夺刀过程中致宋永振右手受伤。经法医鉴定宋永林系被他人以单刃锐器伤及右侧颈总动脉、颈外静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宋永振的损伤构成轻微伤。
       案发后,宋永振打电话报警.宋永周知道他人报警后,在现场等待处理,公安人员到达现场后将其带走,宋永周无拒捕行为,归案后如实供述了其主要犯罪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宋永周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亲属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接处警信息表、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了宋永振报案称其哥宋永林被宋永周杀害及公安机关立案的情况。 
       2.公安机关抓获证明、接受证据材料清单及照片、提取证明证实,2015年4月2日15时许,滑县公安局高平派出所民警孔令强、李建存接110指令,滑县高平镇宋子厢村东北角处有人杀人。处警民警到达现场后,有村民反映宋永周用尖刀将宋永林捅伤,处警民警在现场找到宋永周,并将其带至高平派出所讯问,处警民警在现场询问得知,作案凶器被村民范彩红拿回家中,后民警从其家中提取木把尖刀一把。 
       3.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实了案发现场的情况,及侦查人员在现场提取了多处血迹. 
       4.滑县公安局检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及照片证实,经对宋永周全身进行检查,对其所穿衣服予以扣押,并对其血样、双手拭子、十指指甲拭子、额头拭子予以提取. 
       5.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照片记载宋永林颈项部:颈部右侧可见6 × 2cm创口,创缘整齐,创角上钝下锐,两创缘分别可见一多加创角,深达颈椎前缘。右肩上方可见0.5 × 0.2cm表浅创口.四肢右肩前外侧可见3 × 0.5cm创口,创缘整齐,创角均锐,深达皮下。右中指中节背尺侧可见1 × 0.lcm划伤,右环指中节背尺侧可见1 × 0.lcm划伤。鉴定意见,宋永林系因被他人以单刃锐器伤及右侧颈总动脉、颈外静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6.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宋永振右手缝合创口达6cm,构成轻微伤。 
      7.法医生物物证鉴定意见证实:送检的从案发现场提取的多处血迹拭子,送检的宋永周所穿格子花纹棉衬衣血迹剪片,宋永林左、右手拭子,宋永林左、右手指甲拭子,与送检的宋永林血样检出的DNA在D8S1179等15个基因座上获得的STR分型一致,似然比率为4.5168 × 1014送检的尖刀刀刃血迹拭子检出的DNA在D8S1179等15个基因座上获得混合分型,不排除含有宋永林(血样)的DNA. 
       8.证人宋永振的证言:案发当天中午,我酒后回家,走到我家和宋永周家有纠纷的地方借着酒劲骂。宋永周母亲王香兰出来和我互骂。我三哥宋永贵、四哥宋永林听见骂声从家出来,宋永周和他媳妇、后宋永周的父亲宋东秀也过来吵架。宋永贵、宋永林拉着宋东秀往街里评理.我在前面正走着,忽然听到宋永林喊了一声:“你拿刀呢”,我回头看见宋永林浑身是血,宋永周在一旁站着,我就和宋永周夺刀,在夺刀的过程中宋永周在我的右手划了几刀。我大哥宋永让、大嫂陈香梅、三嫂范彩红也过来和宋永周夺刀。宋永周说这事是他自己的事,他自己担,我大哥宋永让、三哥宋永贵开着三马车去医院给四哥宋永林看伤了,我就打电话报了警。 
       9.证人宋永贵(被害人宋永林三哥)的证言:我和宋永林一人夹着宋东秀一只胳膊说去街里评理。在走的过程中,我一扭头看见宋永林脖子出血了,我就把宋永林放在我身上,用手梧住宋永林的脖子,然后喊着赶紧报警打120。后来宋永林被送到医院也没抢救过来。 
      10.证人宋永让(被害人宋永林大哥)的证言宋永周的父亲宋东秀在那骂,我五弟宋永振喊道:“拉他到街里评评理”,三弟宋永贵拽着宋东秀的左胳膊,四弟宋永林拽着宋东秀的右胳膊往街里拽,宋永振在前面吆喝着。忽然听见三兄弟媳妇范彩红尖叫了一声,宋永贵抱着宋永林,宋永林上身都是血,宋永周的母亲和宋永振正在夺宋永周手里的刀,我赶紧过去用力掰开宋永周的手指,把刀夺了过来扔到了一边,范彩红捡起来拿走了。我从家把三马车开出来,老三宋永贵和村里的其他人开车拉着宋永林去抢救。 
       11.证人陈香梅(被害人宋永林大嫂)的证言:宋永周父亲宋东秀来后就开始骂。宋永贵拉着宋东秀的左胳膊,宋永林拉着宋东秀右胳膊,说去街里评理,等我再看到宋永林时,宋永林脖子上已经开始流血。我们就和宋永周夺刀,最后宋永让把刀夺下扔在地上,让范彩红拾起刀拿走了,王香兰让宋永周跑,宋永周说跑啥,都这样了,宋永周就在原地站着。 
       12.证人范彩红(被害人宋永林三嫂)的证言双方争吵中,宋永林和宋永贵便一人挟着宋东秀的一只胳膊,拉宋东秀到街里说理。正在走的途中,宋永周拿出一把刀,一刀捅到宋永林脖子上。我、陈香梅、宋永让最后把刀夺下来了,后来我看到刀在地上,就捡起来放在我家,之后把刀给了公安民警。 
       13.证人王香兰(被告人宋永周母亲)的证言:2015年4月2日下午,宋永振在我家和他家有争议的地方撩土并在门口骂人,我出来后和他们家的宋永贵、宋永林、宋永振、陈香梅、范彩红互相骂起来。我看他们人多,就回去叫宋永周,并让宋永周给他爹宋东秀打电话,后来我和宋永周、还有宋永周的媳妇一起来了。不一会,宋东秀来了,宋永林、宋永贵、宋永振三个人拉着宋东秀喊着去街里说理。陈香梅、范彩红拉着我打。 
      14.证人陈海霞(被告人宋永周妻子)的证言:2015年4月日下午,宋永周的母亲来我家告诉宋永周,宋永振一家人在双方有争议的地方撩土找事,并让宋永周给他父亲宋东秀打电话让宋东秀也过去。我去后一会儿宋永周的父亲宋东秀来了,后双方打乱了。我看见宋永林身上都是血,宋永周脸上也有血,宋永林的家人开三马车拉宋永林去医院。宋永周在街里一直没有走,我让宋永周报警,宋永周说人家已经报过了,咱在这等吧。过了会儿,派出所的人来了找宋永周,宋永周让派出所的人看了看打架的地方就跟派出所的人走了。 
       15.证人宋东秀(被告人宋永周父亲)的证言:案发当天下午14时26分,我二儿子宋永周给我打电话。我来到现场后,看到宋永林家弟兄四个正往我们这边垫好的地上撩土,压我家的地,我们发生了争吵。宋永贵、宋永林、宋永振对我拳打脚踢,宋永贵架着我的左胳膊、宋永林架着我的右胳膊拖着我说要把我拖到街里,大约拖了三十米,突然宋永林和宋永贵都松了手。我看见宋永林脖子上流着血,宋永让和宋永振把宋永 周的刀夺下。宋永振打电话报了警,宋永周在一边站着。 
        16.证人宋尚涛的证言,证实其开着宋永让的三轮车,与宋永贵、陈香梅等人拉着宋永林去医院。 
        17.证人王鑫(滑县医院医生)的证言2015年4月2日下午,120急救车接来一名伤员叫宋永林。我们立即给其检查,检查结果是意识丧失,颈动脉波动消失,心音消失,双侧瞳孔5mm,对光反映消失,心电图示直线。诊断结果:伤者已死亡。 
        18.证人连素英(村支书)的证言:宋永周和宋永振两家人发生争执的那块地是村里的,归集体所有,原来是一个大坑,村里没有给任何人。宋永周和宋永振两家人都是抢着垫的,宋永周先垫的这个坑,宋永振那一家人想让宋永周他们家让出三分之一的地方,宋永周家人不让,他们两家人因为这个地方多次发生争执,经村里、乡政府和土地办多次调解无效。 
       19.证人郑振勇(滑县高平镇镇政府干部)的证言:2015年月份左右,我和宋子厢村的支书连素英一起去找宋永振和宋永周,当时我给他们说有时问让他们把自家的老家长聚在一起商量下这个事情,并对他们说这块地原先是一个坑,使用权归宋子厢村委,不属于个人所有,如果要是调解不成,村委会就收走了。 
       20.证人宋计修的证言:我担任过宋子厢村的支书,1998年退休了。我给宋东秀家划过那片宅基地,但当时那里是个荒坑,当时是我村副支书宋书缝(已死亡)去实地丈量的,具体划了多大面积,是不是宋东秀和宋东月家争的那一块我不清楚。 
       21.被告人宋永周对其故意杀人犯罪的事实予以供认。经宋永周辨认其对捅刺被害人宋永林时所用的尖刀予以确认。 
       22.滑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卷宗证明,2013年1月23日,宋永周因殴打他人被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人民币一千元。 
       23.被告人宋永周、被害人宋永林的户籍证明。 
       24.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的村委会证明、户籍证明等证据。
       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宋永周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本应依法严惩,但鉴于本案系由民间矛盾引发,宋永周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处罚。宋永周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应予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宋永周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被告人宋永周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东月、侯秀英、王爱玲、宋鑫磊、宋鑫森经济损失人民币19402元;三、作案工具尖刀一把予以没收。 
安阳市人民检察院抗诉称:原判量刑轻。1.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宋永周自首错误。据被害人家属反映,案发后被害人宋永振打电话报警,并对宋永周进行看管,宋永周没有逃脱的机会,所以才被赶到现场的民警抓获;2.宋永周平时表现恶劣,认罪态度不积极,没有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 
       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意见:原审判决定罪准确,但量刑不当。主要理由:一是宋永周作案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二是有预谋的犯罪;三是认罪态度一般;四是有劣迹,人身危险性大,建议依法改判。 
       上诉人宋东月、侯秀英、王爱玲、宋鑫磊、宋鑫淼的上诉理由及其诉讼代理人的代理意见:原判对被告人宋永周量刑轻;民事赔偿数额少。 
       上诉人宋永周上诉及辩护人辩护称:本案应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宋永周系激情犯罪;有自首等从轻处罚情节;原判量刑重。 
经本院开庭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相同,相关证据经一审、二审当庭举证、质证,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针对抗诉意见、出庭检察员意见、上诉人、诉讼代理人的上诉理由、代理意见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根据查明的事实、证据,依照法律规定,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安阳市人民检察院抗诉:“原判认定被告人宋永周自首错误”之意见,经查,案发后,宋永周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当时被害人一方仅宋永振一人留在现场,且距宋永周较远,宋永周并没有被控制,警察抓捕时宋永周无拒捕行为,其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构成自首的规定,故该抗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上诉人宋永周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本案应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宋永周系激情犯罪”之意见,经查,上诉人宋永周因垫宅基地问题与被害人宋永林一方多次发生纠纷而产生要与宋永林一方拼命之念,并为此购买了作案刀具。案发当天下午,双方因此再度引起纠纷并发生吵骂。当宋永林、宋永贵拉其父亲宋东秀去村街里评理过程中,宋永周即持事先携带的尖刀朝宋永林颈部猛刺一刀,深达宋永林颈椎前缘,致宋永林因颈总动脉破裂、颈外静脉断裂失血性休克死亡。从以上犯罪动机、过程及其后果上看,宋永周主观上具有杀人的故意,客观上也实施了杀人行为,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且不属于激情犯罪;关于宋永周及其辩护人所提宋永周具有自首等从轻处罚情节,请求从轻处罚之意见,经查,原判对此情节已进行评判并已在量刑上予以体现,故本院不再据此对其从轻处罚。 
        关于上诉人宋东月、侯秀英、王爱玲、宋鑫磊、宋鑫森上诉及其诉讼代理人所提:“原判对被告人宋永周量刑轻;民事赔偿数额少”之意见,经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可以对第一审判决中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提出上诉。宋东月、侯秀英、王爱玲、宋鑫磊、宋鑫淼作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原审判决中的刑事部分提出上诉,缺乏法律依据原审法院根据被告人宋永周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 依照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的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所确定的民事赔偿数额适当。故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宋永周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宋永周犯罪性质恶劣,手段残忍,且系有预谋的犯罪,所犯罪行极其严重,依法本应严惩,但鉴于本案系由民间矛盾激化引发,宋永周有自首情节,故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和民事赔偿数额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宋东月、侯秀英、王爱玲、宋鑫磊、宋鑫淼及其诉讼代理人的上诉理由和代理意见不予支持。上诉人宋永周及其辩护人:“原判量刑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安阳市人民检察院、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原判量刑轻”的抗诉理由和出庭意见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本裁定即为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宋永周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审判长     刘改华
                                        审判员     周建生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邱小莹(代)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