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成功案例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案例

尘埃落定,袁成才获自由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8-05-31

        2016年7月20日晚22时许,郑州航空港区张庄十字街一歌厅门口。袁成才在自己的电动三轮车上等待拉客,这时突然一位穿着黑色外套、头戴棉线帽、面部带着口罩、手戴带有金属钉的手套的人对其进行袭击,袁成才本能进行反击,这时蒙面人拿出匕首刺向袁成才,袁成才随手拿起车上的撬杠与对方对打,将对方匕首打落。这时蒙面人跑走,袁成才持撬杠追赶,蒙面人又从身后抽出一根伸缩棍与袁成才对打,随后蒙面人的伸缩棍也被袁成才打落在地,蒙面人又逃跑,袁成才紧追不放一边追赶一边用撬杠敲打对方头部,蒙面人倒地死亡。

  次日早上,当我们还在议论凌晨左右航空港区的命案时,没有想到我所律师会成为被告袁成才的辩护人。

  郑州市人民检察院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袁成才。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接受袁成才家属委托指派宋铎、王成辉律师为其辩护。

  刑事案件要求正确适用刑法,准确认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有罪及其罪名;要求据以定罪量刑的犯罪事实的认定,应当做到证据确实充分。宋铎与王成辉两位律师经过仔细的阅卷和多次会见嫌疑人袁成才,提出了以下辩护意见,并要求对袁成才按照正当防卫宣告其无罪:

  一、本案存在正当防卫因素,被告人袁成才不构成犯罪,即使构成犯罪也是防卫过当,应当定性为故意伤害,公诉机关按照故意杀人罪指控,定性明显不当。

  二、导致受害人死亡的伤害行为如果发生在被害人逃跑或失去抵抗能力之后,袁成才应当承担故意伤害的责任,但如果发生在防卫阶段,袁成才不应承担任何责任。负有举证责任的公诉机关不能证明导致受害人死亡的伤害行为发生在什么时间,属 “证据不足,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

  三、受害人身份不能确定。案发后120最先到现场,检查发现倒地死亡的蒙面人头部有两个伤口,但侦查机关做的尸检报告显示受害人头部有三个伤口,加上被告人与受害人不认识,受害人蒙面,无法确认受害人的身份,为此公诉人申请退卷补查,但仍没有解决此问题。

  但公诉人坚持袁成才构成故意杀人罪,量刑意见为无期徒刑。

  2017年10月11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豫01刑初150号刑事判决,按照故意伤害罪判处袁成才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在一审判决上诉期届满的最后一天,郑州市检察院对本案提起抗诉,认为原判认定罪名不正确,适用刑罚明显不当。该案随进入二审程序。

  在二审过程中,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指派宋铎、李慧亚律师继续担任袁成才的辩护人为其辩护。辩护人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三庭承办法官、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承办检察官进行多次沟通,坚持一审的辩护理由。经过漫长、焦急的等待, 2018年5月16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向被告人袁成才下发(2017)豫刑终624号刑事裁定书,该裁定书裁定准许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至此,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袁成才故意杀人一案尘埃落定,认定被告袁成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的一审判决生效,被告袁成才在被羁押1年4个月后出狱,重获自由。

 该案的诉讼历时近1年10个月,辩护人发现我国司法改革取得巨大进步,该案如果发生在5年前,这种结果不可想象。一审法院及承担该案的法官在承受巨大受害人家属上访压力情况下,依据案件事实果敢下判,值得钦佩。在二审过程中,河南省检察院发现郑州市检察院抗诉不当后坚定撤回抗诉,也体现了检察机关坚持法治精神的决心和信念。同时在该案在郑州中院一审过程中,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于欢“辱母杀人案”于2017年5月27日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5年有期徒刑,于欢案与袁成才案都具有防卫因素,于欢案对于袁成才案的处理结果起到一定的作用

  能够敏锐的指出问题所在一定是建立在一位律师自身多年的经验与高超的专业素养之上,此次使得当事人获得公正的判决,充分保障其权益得益于我所宋铎律师一针见血的辩护意见,同时也要感谢两位青年才俊:王成辉、李慧亚律师在该案辩护过程中提出的到见解,为此案作出的巨大贡献!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