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71-66618661

Email: msongduo@126.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远恒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新闻中心 首页 / 远恒动态  /  远恒动态  /  正文

  远恒动态

律师状告当事人:还我律师费!(风险代理有风险)

发布人: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6-10-10

 被当事人拖欠律师费、翻脸不认账这个话题,可能是不少律师心中的隐痛。碍于面子不大好说出口(撕逼),但又确实可能会遇到(抓狂),肿么办?是在接受委托前好好打探一下客户人品底细,还是干脆去卜一卦?

 

 

 

一、过河拆桥,一言不合就“对战”公堂

 

辛苦准备两年,案件临近开庭,客户突然通知解除代理权,这律师费该怎么算?

 

爱特君没有耸人听闻啊,有一位律师朋友老胡,是广东知识产权案件领域的资深大状,曾帮人代理过不少商标侵权的案子。但向来都是帮别人打官司的他,最近不得不与人对簿公堂,为自己带了一把盐,以捍卫律所的合法权益。

 

原来在两年多前,广东某知名饮品公司的老板找到老胡,请他负责帮忙代理一下告其竞争对手公司的几个商标侵权案。在此之前,老胡就曾帮该饮品公司代理过告其竞争对手的“装潢案”,一度弄得风生水起。

 

老胡说,此前在代理“装潢案”时,就发生过其他律师后期介入来争夺代理权的不愉快现象。这次该饮品公司承诺,不会再让其他律师介入。加上这次该饮品公司老板亲自找老胡让他帮忙,见对方如此诚恳,老胡这才又接受了商标侵权案的委托。

 

之后,老胡和同事成功帮该饮品公司在法院立案、起诉了六个告竞争对手公司的商标侵权案,索赔标的从10个亿后增至29.3亿元。


 

 

两年多以来,老胡和同事为该饮品公司打了两场官司,最高院先后两次驳回竞争对手公司的地域管辖异议和反诉申请驳回异议,老胡和同事做了许多工作,包括证据举证、质证等所有的前期工作,就等着实体部分正式开庭审理。

 

然而就在临近开庭前的今年3月份,老胡说该饮品公司突然通知他们所的律师前往公司汇报案情、审阅案件材料,借此取走了他们律师手中关于原告和被告的所有资料,之后突然翻脸,发来短信声明已解除了他们的诉讼代理权。

 

老胡说,代理这几个总标的29.3亿元的案件,他们律所目前仅收取了15万元的律师费,翻脸之后该饮品公司竟还反诉要求返还该15万元。

 

“有这样做事的吗?”老胡和同事一怒之下,将该饮品公司告上了法庭,提出索要一审代理费并按政府指导价标准来计算,“我们的请求并不过分,我们已经帮该公司几次起死回生,争回上百亿的商誉,有许多话我们将在法庭上倾诉”

 

本来作为律师,和气生财,一般是不会和自己的客户撕破脸闹上法庭的。但老胡觉得,这次他们是“一怒为尊严”

 

老胡和该公司因诉讼代理合同纠纷闹上法庭之后,今年5月的一天,广州某区法院召集双方开了一次庭前会议。期间一言不合,差点打了起来。

 

最终法庭对该次违反法庭秩序的事件,认为双方都有过错,决定对老胡和上述该公司职员分别罚款1000元、2000元了事。

 

不过老胡也说了,他之所以和该公司客户闹掰,“其中过程很复杂”,包括他们代理的商标侵权案与别人代理的“装潢案”出现冲突,“为了客户利益着想我们不得不坚持我方思路”,最后双方关系破裂,导致被解除代理权。但他和同事前期确实做了很多工作,付出很多,最后闹到对簿公堂,“一言难尽”。

 

二、装聋作哑,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爱特君梳理发现,一般为律师费、代理费公开闹上法庭的,都是诸如知识产权案件、破产重整案件等诉讼标的比较大的案件,概因为这些案件中相应的律师费、代理费都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字,不是忍一忍就能算了的。


 

2012年6月,长达两年的iPad在华商标案以苹果、唯冠双方和解结束,苹果同意支付唯冠6000万美元和解费用。当年7月,曾代理此案的国浩律师事务所正式起诉深圳唯冠,要求其支付商标案协议中的相关律师费用240万美元(约合1500万人民币)。

 

此前国浩律师事务所相关合伙人透露,深圳唯冠收到和解费之后,一直未主动支付律师费用,甚至对该问题“避而不答”,因此他们才决定通过法律诉讼的流程追讨此款项。

 

国浩律师事务所该合伙人称,该所在代理iPad在华商标案的两年时间里,打官司需要用到的诉讼费、海关费用、商标续展费等先期费用,均为国浩律师事务所垫付,深圳唯冠与国浩所签订的是风险代理,唯冠方所得费用需先扣除律师费用。

 

 

 

之后不久,另一家代理了深圳唯冠在华商标案的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也将深圳唯冠告上法庭,要求法院“确认律师费480万美元应当优先受偿”。

 

广和、国浩等律所为追讨律师费,后来组团与深圳唯冠对簿公堂,开庭一番激战之后,原被告双方最终达成以庭外调解方式解决争议的共识。

 

三、风险代理有“风险”,违反《律师收费管理办法》部分不被支持

 

爱特君发现,2013年8月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曾判决过一宗律师费纠纷。

 

当事人赵某因与他人发生一宗租赁合同纠纷,委托东莞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代为办理,双方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按风险收费的方式计收律师费,即按照赵某实际收到款项的50%收取(赢了官司律师拿一半工程款)。

 

 

该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后,向法院提起诉讼,为赵某要回了工程款90余万元。判决生效后,律师受托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赵某于2011年8月收到了全部款项。但律师代理的工作全部结束后,赵某却迟迟未支付代理费,遂被律师告到法院。

 

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双方签订的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但是关于风险代理收费的标准违反了相关规定。《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规定,实行风险代理收费,最高收费金额不得高于收费合同约定标的额的30%。故法院认为该合同约定的律师费收取标准不符合规定,超过30%的部分违反法律规定,法院不予以支持。故该律师事务所应当收取的律师费为27万余元。

 

此外,关于该律师事务所提出的5万元违约金主张,因赵某未按约定时间支付律师费,按照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标准承担违约责任应予支持。

 

四、律师说:当事人恶意拖欠律师费怎么破?

 

 

 

张律师
我一般不做风险代理,会选择事先收费

 

 

 

爱特君的朋友张扬律师说,他本人还没遇到过被拖欠律师费的情况,但他知道业内不少同行都遇到过这种现象。“如果是协商收费(即风险代理),那就会存在这种风险,当事人可能会出现拖欠律师费的情况。

 

律师除了诉讼业务,还有非诉业务,比如做法律顾问、做项目,约定了分期支付律师费。客户如果觉得效果不佳,往往后期也会出现拖欠付费现象,有终止合作的意思。

 

“拖欠有恶意和非恶意之分,你可能会拖我,但不代表我拿不到”。张扬称,律师如果被恶意拖欠律师费,可以通过起诉执行程序维权。

 

还有的律师会选择在案件结束后才收取律师费,“这或许是为了以此来招揽客户”。张扬说,律师选择了事后收费就会有此类风险,关键看个人如何选择。

 

如果一个客户跟你说自己现在没钱,但打完这个官司之后就会有一大笔,“相信不愁案源的律师一般不会去接这种案件,赢不赢还不知道,赢了能否执行下来也是个未知数,执行下来了够不够发工人工资呢?风险太大”。张扬说。

 

对于如何防范被拖欠律师费?张扬的看法是,“不大好防范,所以我们一般不会去做风险代理,一般选择先收费”。

 

 

 

黄利红
最好一次性收费,要么就不接受委托

 

 

 

爱特君另一位长期从事刑事案件代理的律师朋友黄利红也觉得,律师做风险代理,遭遇拖欠律师费的现象比较容易出现。但风险代理的形式多出现在经济案件中,刑事案件中比较少以这种方式代理。

 

 

 

“一旦被拖欠,会搞得很不开心,我个人也是不做风险代理的。”黄利红认为,大部分当事人是比较自觉的,但做久了难免会遇到被拖欠律师费的情况。

 

当然在普通代理的案件中,也会遇到当事人拖欠律师费的现象。如双方约定了案件推进到哪一步,分期交付相应的律师费,但有的人时间到了却不交费。当事人一旦拖欠律师费,双方关系就会闹僵。有的律师会交涉、起诉。大部分律师会选择息事宁人。

 

“律师爱面子。办案也很辛苦。很多律师考虑到这种情况,要么就一次性收费,要么就不接受委托。”黄利红称,至于如何避免被当事人拖欠律师费的问题,“一般要看人,进行判断,对方不属于很奸诈、机关的人,值得信任的人,才可以介入。有的人看上去不靠谱,就可以不接他的案子。”

 

“我这边基本是别人来找我办案,90%以上都是一次性收费。个别当事人会出现经济困难交不上来,就算了。”黄利红说。

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Copyright©2015-201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郑州策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